【醉花阴】(1.1-1.2)【作者:子不语】   都市激情 
字数:568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篇:合租情缘

  第一章:遇见一个如想像般的姑娘

  「叮叮……」

  林枫被一阵急促的门铃声吵醒,他昨天在公司修改了一夜的bug,下了班就倒在床上呼呼大睡,到现在还是困得睁不开眼,使出了洪荒之力,才从床上爬起来,迷迷糊糊地向门口走去。

  「谁啊!」林枫把门打开一条缝隙,闭着眼睛把头伸出门外不耐烦地说道。
  「你好,我是来看房子的。」一个甜美的声音女孩说道。

  「看房子?看什么房子?」林枫不解地问道。

  「你不记得了吗?我今天早晨有给你打过电话的呀!」

  「哦!哦!我想起来了,你是要租房子,对吧?」听到这里林枫才记起来,他今天早晨是接过一个电话,对方问他是不是要出租房子,他说是,然后对方又说今天下午可不可以来看房子,他说可以。

  「是的。」女孩道。

  「不好意思,我一睡觉就给忘记了,你快进来吧!」林枫抱歉地说道,此时他终於清醒了过来,发现站在他眼前的是一个美丽的如他想像般的姑娘,晶莹剔透的皮肤,弯弯的眉毛,大大的眼睛,粉嫩的樱唇,窈窕的身姿,在配上一身及膝的雪纺连衣裙,即使在这如火的七月,也会给人沁人心脾的清新。这让林枫如坠梦中,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你能先穿件衣服么!」女孩红着脸说道。

  「啊!」林枫这才想起来,他刚才光着上身只穿了个大裤衩就跑出来了,更过分的是他竟然在这个时候勃起了,虽然大裤衩很宽松,可是依旧支起了个大帐篷:「抱歉,我不是故意的!」说完,林枫就急忙跑进了卧室。

  林枫住的房子是精装修的房租很高,他一个人负担不起,所以才想要将主卧分租出去。那女孩看了一圈感觉很满意,问道:「多少钱一个月啊?」

  这个时候林枫已经穿上了T恤,帐篷也消了下去,他努力平复了一下心情,心中暗暗给自己鼓劲,一定要把握住这次机会,说道:「800一月,我给房东交了半年的房租,不过你付的时候可以一月一付。」

  「嗯,都还不错,很整洁也很乾净,我再考虑一下吧!到时候在给你打电话。」女孩说道。

  「啊!那好吧。」林枫说道,他能看出来女孩是有些犹豫的,想说些自卖自夸的话,可是他老毛病又犯了,怎么也想不到合适的话,想要把物业水电费也包下来,可是这样又担心会让人家怀疑自己有不良动机,只好眼睁睁地看着女孩离开,连人家的名字都没有问。

  女孩走后,林枫就再也没有心思睡觉了,他长这么大还没有交过女朋友呢。原因并不是他长得太丑,而是他一遇见自己喜欢的姑娘就会莫名其妙得紧张。这和他小时候的成长环境有很大关系,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母亲含辛茹苦的将他拉扯大,这让他从小就有一股自卑感,虽然这种自卑感成为他自强不息的动力,但也让他在喜欢的姑娘面前异常的敏感紧张。

  终於,在晚饭的时候林枫等来了女孩的电话,说她明天就会搬过来。

  「啊!太好啦!林枫,你终於时来运转啦!」

  为了迎接梦想中的姑娘,林枫用消毒液将家里的每一个角落都打算的乾乾净净,一直忙到凌晨才收工。

  女孩名叫夏梦,是学美术的,在一家杂志社上班。外表文静下的她却有着一个自由不羁的灵魂,骑行川藏线、高空蹦极、到各种人迹罕至的地方写生等等,总之比林枫两点一线的生活要精彩无数倍。

  林枫知道像夏梦这种女神级的姑娘,谁无法轻易追到手,因为从小到大,不知会有多少男人向她投来贪婪的目光,也会无数的优秀的男人会向她发起冲锋,想要将她征服,所以拒绝她不喜欢的男人的追求,已经变得和呼吸一样自然。
  当然,林枫也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找到了大学的室友,号称百人斩的秦逸。
  在瞭解了敌我双方的力量对比后,秦逸给出了九个字的战略方针: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所谓高筑墙是指要掩饰好自己的企图,虽然林枫做梦都想成为夏梦的男朋友,但是这个想法绝对不能让夏梦知道,这样夏梦就无从拒绝;广积粮是指一定要想法设法创造两人相处的机会,慢慢增加林枫在夏梦心中的份量;缓称王是指在没有绝对的把握下,一定不能表白,一旦表白失败,连室友都做不成了。

  合租的日子里林枫和夏梦两人都彬彬有礼的,按周轮流搞卫生,买了零食和水果都会招呼对方来吃,在客厅看电视的时间不会太晚,用完卫生间一定会记得抬起马桶盖。

  两人不经意交换眼神的时候,林枫觉得夏梦是对他有好感的!

  夏梦洗完澡会穿的比较清凉,林枫也是。

  当林枫偷偷看几眼夏梦大领口睡裙里的曲线时,夏梦也很不客气的看他的二头肌。

  第二章: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有天林枫洗完澡正在客厅看美剧,夏梦下班回来买了个西瓜,忽然问他,要不要看个电影一起把吃掉西瓜?

  这是一种很神奇的感觉,林枫心脏怦怦直跳,都不用秦逸说他都知道机会来了,但是林枫还是故作平静的说,可以。

  等夏梦沖了凉出来,林枫已经把西瓜分成了两半,然后又关了灯,把他的电脑放在小茶几上放着电影。两人蜷缩在那张不大的沙发上,边看边吃。

  那部电影闷到了极致,林枫也根本啥都没看进去,不知道是放了多久的时候,林枫伸手出去把那半个吃不完的西瓜搁在茶几上。这时夏梦的腿挨着了他的腿,林枫很默契的没有分开,他的手慢慢地伸过来抓住夏梦的手,夏梦不但没有挣扎,反而轻轻的靠过去一点。

  林枫轻轻地低下头,夏梦的嘴唇柔软而温润,林枫轻轻地舔噬着,感受着夏梦的呼吸由平缓变成急促。

  当林枫的手伸进夏梦的睡衣时,他竟发现夏梦里面没有穿内衣。夏梦的胸部不大,一只手掌就能完全掌握,但是却比豆腐还要软绵嫩滑,林枫感觉自己的整个手掌都酥麻了。

  此时,林枫的脑中已是一片空白,只剩下男人的本能,他一手托着夏梦的后脑勺,不住的亲吻她的双唇,另一只手则在胸前来回的游走。

  不一会,夏梦的呼吸变得急促紊乱,胸前的两颗蓓蕾,也变得发硬挺翘起来,轻声呢喃道:「不在这,去床上。」

  卧室里台灯发出昏黄的灯光,夏梦睡衣半解,胸前俏立着的两朵蓓蕾,随着急促地呼吸,起伏不定。

  林枫更是紧张的不行,他根本没想到两人的关系能进展的这么快,他仅有的一点性经验,也是在av上学来的,本就是小白一个,可是这个时候,只要是个男人就不能退缩。

  林枫记得以前在知乎上看过一个关於性爱的帖子,记住了上面两条性经验,一是在做爱的时候女生都希望前夕越久越好,二是女生跟男生一样,也会喜欢伴侣给自己口交。

  当你真的爱上一个人的时候,你可以为她做任何事情,其中自然包括给她口交。

  林枫顺着夏梦的脖子一路吻下去,锁骨、乳房、小腹、肚脐………

  最终,他的双手颤颤巍巍地退下夏梦的内裤,漏出了一个女孩最幽秘的所在。
  茸茸的燕草好像修剪过一般非常得整齐浓密,粉嫩乾净的阴唇已经因为主人的动情而微微张开一条缝隙,里面闪烁着一层晶莹的水光。

  林枫终於不再犹豫,俯身吻了上去。

  夏梦的身子如遭电击一般,骤然紧绷,如鹿鸣般的呻吟声如泉般流曳而出。
  夏梦的反应就是对林枫最好的奖励,使他更加卖力起来。

  一股股的蜜液从夏梦的身体里流出来,林枫尝了尝只有种淡淡的腥膻,并没有其他什么异味。忽然,林枫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夏梦阴唇的顶端,有一粒豌豆大小的肉芽悄悄撑开了包皮探了出来。

  林枫用手指轻轻一触,夏梦的身体就发出一阵颤抖。

  林枫见状便将那粒肉芽含在的口中,不住的吮吸挑弄。

  这下夏梦的反应更甚,蜜液大股大股的涌出,双腿条件反射般的聚拢,紧紧地夹住林枫的脑袋,口中的呻吟声突然变得急促嘹亮起来,双手将身下的床单抓了又松,松了又抓。

  「哎呀!你!快进来!」夏梦急切地呼唤道。

  此时,林枫的下体早已充血肿胀的发疼,得了夏梦的呼唤后,短裤和内裤被他一把退下,一手扶着棒头,哆哆嗦嗦地对准夏梦的私处,用力的向前一挺,瞬间就尽根而没。

  两人几乎同时发出一声满足的呻吟。

  林枫只觉得自己的肉棒插入了一个极其湿热紧窄滑嫩的所在,他感觉在哪一瞬间彷彿整个身体都不存在了,只剩下那一处极乐的快感!

  而夏梦只觉得的自己的整个下体都被撑开了,夹杂着疼痛的快感如电流般传遍全身!

  林枫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撑开夏梦的双腿,双手托起她软弹嫩滑的翘臀,如打桩般的一下下尽根而没。

  林枫的粗长硕大,让夏梦的的快感如潮水般涌来,一浪接着一浪,很快就将她淹没在了欲海中。

  男生的第一次总是很短暂,林枫也不列外,肉棒被夏梦的花径紧紧包裹着,里面层峦叠嶂般的褶皱不住的蠕动绞缠,快美欲仙,只觉尾椎骨一阵酥麻,浓精便如火山喷发般激射而出。

  射完之后的林枫把头埋在夏梦胸前,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双手还不老实地抚摸着她温香软玉的身子,消软的肉棒竟又迅速地充血坚挺起来。

  夏梦也贪恋刚才的滋味,便任他施为。

  一夜下来,林枫也不记得两人做了多少次,只记得到最后,射的马眼生疼。
  当第二天,闹钟的铃声把林枫叫醒的时候,床上的夏梦早已不见了踪影,但是床单上那一大滩湿痕和残留的香气,告诉他昨夜并不是一场春梦。

  林枫急忙跑到夏梦的房间一看,见她睡得正香,这才松了一口气。

  接下来的几天,两人夜夜缠绵,但是结束之后夏梦都会到自己床上去睡,这让林枫心中有些不安,表白的话始终没敢说出口。

  这天,林枫专门请了一下午的假,约了秦逸出来吃饭,让他帮忙参谋参谋。
  「厉害啊!我的哥!原来,你才是深藏不露的高手啊!这样极品的女神,这么快就被你搞定了!」秦逸惊歎道。

  「别闹,说正事呢!」林枫道。

  「想听真话么?」

  「废话!快点说!」

  「她拿你当炮友呢!」

  「不可能!她不是那样的姑娘!」

  「那你怎么不跟她表白!」

  「我……」

  「心虚了吧!」

  「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夏女神这样的妹子,我等凡夫俗子是无福消受的,我劝你不要陷的太深!」
  「我知道!如果我不拚命争取的话,我会后悔一辈子的!」

  「唉,这样吧,明天我把咱们几个同学约出来聚一聚,到时候你把夏梦也带过来,如果她愿意来,你便有了一分的希望。她来了以后,我们就问你,是不是女朋友,如果她不做声,等着你来回答,你便又有了一分希望。」

  「然后呢?」

  「然后你在伺机而动吧!」

  当天晚上,林枫做了几个拿手的四川菜,吃的夏梦讚不绝口。

  「你觉得我怎么样?」林枫见夏梦吃点的开心,突然问道。

  「我挺喜欢你的。」此时,夏梦嘴里塞满了麻辣牛蛙,很随意地说道,如同她说,很喜欢这道麻辣牛蛙一样。

  林枫听了却很高兴,抢过筷子和夏梦一起吃了起来。

  好像川菜里的辣椒点燃了两人的情欲一样,林枫吻遍了夏梦身体的每一寸,马桶上、餐桌上、沙发上到处沾满了黏腻腻、亮晶晶的体液。

  夏梦的膝盖跪在钢化玻璃的茶几上,惦着两只白嫩小巧的脚丫,丰盈挺翘的臀瓣,以一种令人血脉喷张的角度妖娆的翘着。

  林枫用力抓住夏梦的纤腰,肉棒如疾风骤雨般的抽插,她的两只玉乳低垂下来如倒挂的水滴,随着身体的晃动,在冰凉的玻璃上来回的摩擦,刺激的乳蒂肿胀发痛。

  忽然,林枫有一下插得狠了,龟头狠狠地撞在了一处奇滑娇嫩的所在,夏梦浑身紧绷,如被人割了喉咙般的叫了一声,花径剧烈的蠕动收缩,同时一股水流也从她的下体激射而出,喷在玻璃上,哗哗作响!

  夏梦竟然在高潮的时候失禁了!

  这个时候就算是大罗金仙也会忍不住的,林枫只射的欲仙欲死,不知天地为何物。

  两人在床上亲密无间,水乳交融,可是一旦下了床,夏梦总是会和林枫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比如说昨天她吃了林枫烧的菜,今天就一定会回请回来。

  林枫选了一家味道比较好的大排档吃烧烤,快要结束的时候,秦逸打电话过来,叫他去唱歌。

  「有人请客唱歌,时间还早,一起去吧。」林枫道。

  看着林枫充满希冀的眼神,夏梦突然有些不忍,点头道:「好吧。」

  来唱歌的都是林枫大学里的室友,为了不让夏梦尴尬,已经恋爱了的,也把女友带了过来。

  虽然秦逸早就将夏梦的美丽告诉了众人,但是当她进到KTV包厢的时候,还是惊艳了众人。

  按照事先安排好的,秦逸领着头起哄道:「枫子啊!你太不够意思了,交了这么漂亮的女朋友,现在才带给我们看,得罚酒三瓶!」

  「不是,我们只是朋友。」林枫还没来得及开口夏梦就抢先说道。

  「夏梦你这么漂亮,一定不能让枫子轻易追到,否则就显得我们太失败了。」秦逸赶紧接过话来,避免了林枫的尴尬。

  这次之后两人依旧保持着偶尔睡一睡,偶尔又不睡的关系,然后晃悠晃悠就到了国庆,林枫问夏梦要不要一起去海边玩玩,他知道一处人迹罕至的海滩,风景很好。夏梦考虑了一下说可以,两人当天下午就出发,第二天一早就到了那里。
  那是一个叫李家湾的海边小镇,有一段尽两公里的沙滩,藏在一大片红树林中,还没有被旅游开发,十分的原生态,夏梦很是喜欢。

  两人玩的很尽兴,吃了很有特色的渔家海鲜,逛了沙滩,坐着渔船到红树林里写生,看了日出,赶海的时候还捡了许多海鲜。

  最后一天的时候,两人躲在一处U型的礁石里看海上日落。

  夕阳的余晖照在夏梦的脸上,娴静而美好。

  此情此景,不做点什么的话就太可惜了。於是,林枫含住夏梦的耳垂,轻轻地舔噬,在这样的气氛下,夏梦也格外的动情,很快就娇喘吁吁起来。

  林枫将手伸进夏梦的宽大的罩衣里,发现她又没穿胸罩,是的夏梦经常不穿,她说那是对女人天性的束缚。

  林枫一手爱抚着夏梦的乳房,一手溜进裙底,探入她的秘密花园,发现那里早已春潮氾滥。

  夏梦将臀微微翘起,内裤被退到了膝盖,林枫从后面紧紧地贴着他,轻轻地抽添,这种姿势不易深入,好在林枫的肉棒粗长硕大,两人又配合的亲密无间,每每都能深入花径,触碰到夏梦最娇嫩敏感的地带。

  两人还是头一次在户外,新奇的环境和林枫的温柔让夏梦格外的敏感,蜜汁氾滥的厉害,顺着大腿一直流到了脚踝。

  两人所处的地方虽然很隐蔽,但难免不会有人过来,所以夏梦将一缕头发叼在嘴里,轻轻地呜咽着。

  她这幅任君採撷的模样也让林枫血脉喷张,肉棒硬的如车轴一般,两手抓住夏梦纤腰,用力的快速抽插起来。

  林枫的腹部撞击夏梦的翘臀的啪啪声,伴着海水起伏的波涛,成最催情的春药,很快两人就一同到达了高潮。

  「我们这样算不算恋爱。」林枫突然问道。

  夏梦听了一楞,不知该作何反应,过了好一会,才说道:「我们可以试试。」
  林枫终於松了一口气,高兴地像个孩子一样,冲到海里,大喊大叫。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