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豌豆〈1-2〉】作者:北冥有鱼   都市激情 
字数:8409  


「好无聊啊」我说「我闷死啦」。同桌碰碰我说「小声点,别影响大家学习」。我伸伸舌头,继续伏在桌上。我真的搞不懂为何要把体育课改为自修课。学习的时间已经够多了,可学校还要扼杀我们的课外活动时间,现在的教育真不行啊。
  只见窗外一闪,呈现出小胖那像猪一样的脑袋。我用眼神示意他,问他干嘛?他向我招招手,小声地说「快出来啦。」我有点不耐烦:「干嘛。」他继续向我招手,我装作没见到。可他却在窗外不走。我抬头望望历史老师,还好,他正在埋头作教案,我偷偷地从后门溜了出去。

  「干嘛啦」我敲敲小胖的头:「你不知我正在上课吗?是不是想欠揍啊?」小胖说:「下次不敢了。」「什么?还有下次?」我吼着。小胖慌忙摇摇手说:「没有,没有了。」

  「你到底找我做什么啊?」我说。

  「还记的上次在网吧遇到的那个女孩吗,你在校门口等我们啊。」

  「她真的来找我们吗」我有点不相信。我不等小胖回答我便马上向校门口跑去。小胖在后面像杀猪一样大叫「等我,等我。」

  「你真的来找我们啦?!」我望着一身穿白色休闲衣裤的她,有点吃惊。
  「是啊,你不欢迎吗?」她奶声奶气地说:「如果不欢迎我就走呗………」
  「不……不~ ,我们欢迎啊」小胖不知所措,深怕她会走。

  「你呢」她挑挑眉望着我。

  这时,小胖用手拉拉我的衣袖,我当然明白他的意思了。

  「当然,我当然欢迎了」我张开双手说「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来拥抱一下。」
  她讯速地避开,嗔道:「少来了,想吃我豆腐啊。」我哈哈干笑着。

  「哦,对了我还不知你们叫什么呢。」她问。

  「我叫陈志国,别人都叫我『小胖』」小胖伸手和她握了一下。

  「你们就叫我潇潇雨吧」她笑道。

  「我想你这是假名吧」我说。

  她不好意思地笑笑:「我喜欢雨,所以喜欢别人叫我『潇潇雨』,至于真名嘛,以后告诉你们,因为我还不知你们是不是好人啊。」

  她这样说,我也只好无奈地耸肩了:「叫我『阿剑』吧」。我和她握了一下手,她的手很白也很细腻,我不免多握了一会儿。

  「你好色啊」你笑着甩开我的手:「我有事,要先走了。」

  「你不是专门来找我们的吗?」小胖急道。

  「不是的,我只是路过这,记起上次的约定才顺便来看看你们的,我真的有事要先走了。」她说。

  「要不要我送你」我说。

  「不用了,不用了」她装作很害怕的样子:「我怕和色狼同路啊………」
  「哈……」小胖笑着。我瞪了他一眼,他立刻用手把口捂住说:「我没笑,我没笑。」他的动作逗得我们都乐了。

  「我走了,再见。」潇潇雨眨眨眼说。

  「再见了。」

  「走,吃饭去」我向小胖招招手。一路上,小胖都在骂我是色狼,吃的豆腐。还不继追问我为何握住潇潇雨的手不放。我有点不耐烦地说:「这关你什么事啊,谁要你不敢呢?」说真的握着潇潇雨的手还挺舒服的。小胖可怜惜惜地说:「阿剑,你以后能不能别去吃她的豆腐啊?」我觉的好笑:「她是你妈吗?」小胖红着脸:「我……我……`.」

  「好了,好了」我笑道:「小胖,你还记不记的我们的爱情观呢?」

  「记的」小胖无奈点点头。

  「这就好」我说:「我们别为这事伤了兄弟感情,明白吗?」

  小胖点点头。

  「他妈的,这天为何老下雨」我抬头望望天,再低头看了看湿了半截的裤管。
  「阿剑,去不去晚自修?」室友问我。

  「这鬼天气,让我上自修的心情都没有了,不去了,不去了」我说。

  他妈的,小胖这小子跑到哪去了。没事做,只好去网吧解解闷了。网吧是我的精神寄托所,高兴也好,不高兴也好,只要一进去,就会忘掉一切。

  一打开QQ,就响个不停。

  「喂,你来了啊」原来是潇潇雨给我发信息。

  「是啊,你不去上课吗?」我说。

  「唉,没心情,很闷啊」潇潇雨说。

  「是不是因为下雨的缘故啊」我说。

  「是啊」潇潇雨说。

  「你为何不叫你男友陪你呢?」我说。

  「干嘛,试探我有没有男友?是不是想追我啊?你这大色狼」潇潇雨说。
  「不是的,我不追你的,我只是随便问问」我说。

  「唉……,原来你嫌我难看不追我啊。」潇潇雨说。

  「不是的,你很美啊」我说。

  「哦……,你讽刺我,我不理你了。」潇潇雨说。

  「哈……,对了,你怎样看待网恋?」我说。

  「网恋?只是一个虚幻的东西。连对方是谁,是男是女,是老是小都不知,叫人怎么恋呢?只有内心空虚的人才玩这个呢。」潇潇雨说。

  「是啊。」我说。

  「你的爱情观是什么?」潇潇雨说。

  「怎么说呢?我爱的人不爱我,爱我的人我不爱,一切顺其自然,何必勉强呢。说分手就分手,我不会因爱去伤人,别人同样有爱人的权力」我说。

  「是啊,你怎么看待你的情敌呢?」潇潇雨说,「情敌?在我的意识在没有『情敌』这两个字。我们都是喜欢同一个人,说明我们是同道中人,有共同的爱好,我又为何去敌对他呢,排斥他。如果她喜欢的是他,就算我去敌对他,排斥他,那又能如何呢?结果她不是还是喜欢他,是不是?」我说

  「是啊,你的话有道理。」潇潇雨说。

  「那还用说,也不看看是谁说的话啊。」我说。

  「少臭美了。」潇潇雨说。

  ……

  (以前我拜读过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但不解其意。如今算是懂了,为何快时总是容易过日子,这就是相对论的精典。比如,有一个美女坐在你旁边,你会觉得时间过得特别地快。反之,你旁边是一个丑女的话,你就会发现一秒比一个世纪还漫长。)

  「和你聊天真开心,不过我要走了。」潇潇雨说。

  「是的,我也一样啊。你星期天有空吗?」我说。

  「有啊。」潇潇雨说。

  「我去找你玩,好不好?」我说。

  「好吧,我在校门口等你们。」潇潇雨说。

  「好,一言为定。88」我说。

  「88886」

  回到寝室我的衣服全都湿了,都怪自已把伞给弄没了。

  「阿剑,你晚自修去哪了?」小胖抱着一本小说,躺在床上问我。

  「我去上网了」我说「我还遇到了呢。」

  「什么?」小胖从床上跳起来「你在网上遇到她了?」

  「是啊」我说。

  「你遇到她,为何不叫我一声?」小胖有点丧气。

  「我又不知你在哪啊?」我说。

  「你不会打我BB机啊」小胖说。

  「我在上网哪有空啊」我说。

  「唉……」小胖无奈地摇摇头。我忽然想逗小胖玩了:「小胖,星期天去玩,好吗?」

  「不去了」小胖说。

  「真的不去?」我说。

  「不去就不去啊」小胖吼着。

  「唉……,潇潇雨还让我叫你去,我还不肯呢」我自言自语:「即然你不去,那太好了。」

  小胖一听是去的潇潇雨一起玩眼睛都亮了:「谁说我不去啊?!!」

  「哈……哈……」寝室时惹来一阵笑声。

  「阿剑,你昨晚为何不来晚自修?」班主任严厉的目光一直没离开过我。
  「我肚子疼,我在寝室睡觉。」我心虚地说。

  「你说谎!!」班主任生气了:「那为何有同学在网吧见到你呢?」

  他妈的,是谁向这老头告密呢?我向班里望去,发现江华正对着我冷笑。他妈的,又是这小子告的。是不是嫌上次被我打的不够啊?还记的,那是刚开学时,我和江华都看中了3号床铺。为了这「风水宝地」我们干了一架。这小子被我打得像熊猫,而我的鼻子也被打歪了。为此,我们还被罚洗面所一个星期呢。真不知他哪来的胆,今天还敢告密。

  我也向他冷笑着:等着瞧吧。

  他回视着:谁怕谁呀。

  〈末完,待继〉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好无聊啊」我说「我闷死啦」。同桌碰碰我说「小声点,别影响大家学习」。我伸伸舌头,继续伏在桌上。我真的搞不懂为何要把体育课改为自修课。学习的时间已经够多了,可学校还要扼杀我们的课外活动时间,现在的教育真不行啊。
  只见窗外一闪,呈现出小胖那像猪一样的脑袋。我用眼神示意他,问他干嘛?他向我招招手,小声地说「快出来啦。」我有点不耐烦:「干嘛。」他继续向我招手,我装作没见到。可他却在窗外不走。我抬头望望历史老师,还好,他正在埋头作教案,我偷偷地从后门溜了出去。

  「干嘛啦」我敲敲小胖的头:「你不知我正在上课吗?是不是想欠揍啊?」小胖说:「下次不敢了。」「什么?还有下次?」我吼着。小胖慌忙摇摇手说:「没有,没有了。」

  「你到底找我做什么啊?」我说。

  「还记的上次在网吧遇到的那个女孩吗,你在校门口等我们啊。」

  「她真的来找我们吗」我有点不相信。我不等小胖回答我便马上向校门口跑去。小胖在后面像杀猪一样大叫「等我,等我。」

  「你真的来找我们啦?!」我望着一身穿白色休闲衣裤的她,有点吃惊。
  「是啊,你不欢迎吗?」她奶声奶气地说:「如果不欢迎我就走呗………」
  「不……不~ ,我们欢迎啊」小胖不知所措,深怕她会走。

  「你呢」她挑挑眉望着我。

  这时,小胖用手拉拉我的衣袖,我当然明白他的意思了。

  「当然,我当然欢迎了」我张开双手说「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来拥抱一下。」
  她讯速地避开,嗔道:「少来了,想吃我豆腐啊。」我哈哈干笑着。

  「哦,对了我还不知你们叫什么呢。」她问。

  「我叫陈志国,别人都叫我『小胖』」小胖伸手和她握了一下。

  「你们就叫我潇潇雨吧」她笑道。

  「我想你这是假名吧」我说。

  她不好意思地笑笑:「我喜欢雨,所以喜欢别人叫我『潇潇雨』,至于真名嘛,以后告诉你们,因为我还不知你们是不是好人啊。」

  她这样说,我也只好无奈地耸肩了:「叫我『阿剑』吧」。我和她握了一下手,她的手很白也很细腻,我不免多握了一会儿。

  「你好色啊」你笑着甩开我的手:「我有事,要先走了。」

  「你不是专门来找我们的吗?」小胖急道。

  「不是的,我只是路过这,记起上次的约定才顺便来看看你们的,我真的有事要先走了。」她说。

  「要不要我送你」我说。

  「不用了,不用了」她装作很害怕的样子:「我怕和色狼同路啊………」
  「哈……」小胖笑着。我瞪了他一眼,他立刻用手把口捂住说:「我没笑,我没笑。」他的动作逗得我们都乐了。

  「我走了,再见。」潇潇雨眨眨眼说。

  「再见了。」

  「走,吃饭去」我向小胖招招手。一路上,小胖都在骂我是色狼,吃的豆腐。还不继追问我为何握住潇潇雨的手不放。我有点不耐烦地说:「这关你什么事啊,谁要你不敢呢?」说真的握着潇潇雨的手还挺舒服的。小胖可怜惜惜地说:「阿剑,你以后能不能别去吃她的豆腐啊?」我觉的好笑:「她是你妈吗?」小胖红着脸:「我……我……`.」

  「好了,好了」我笑道:「小胖,你还记不记的我们的爱情观呢?」

  「记的」小胖无奈点点头。

  「这就好」我说:「我们别为这事伤了兄弟感情,明白吗?」

  小胖点点头。

  「他妈的,这天为何老下雨」我抬头望望天,再低头看了看湿了半截的裤管。
  「阿剑,去不去晚自修?」室友问我。

  「这鬼天气,让我上自修的心情都没有了,不去了,不去了」我说。

  他妈的,小胖这小子跑到哪去了。没事做,只好去网吧解解闷了。网吧是我的精神寄托所,高兴也好,不高兴也好,只要一进去,就会忘掉一切。

  一打开QQ,就响个不停。

  「喂,你来了啊」原来是潇潇雨给我发信息。

  「是啊,你不去上课吗?」我说。

  「唉,没心情,很闷啊」潇潇雨说。

  「是不是因为下雨的缘故啊」我说。

  「是啊」潇潇雨说。

  「你为何不叫你男友陪你呢?」我说。

  「干嘛,试探我有没有男友?是不是想追我啊?你这大色狼」潇潇雨说。
  「不是的,我不追你的,我只是随便问问」我说。

  「唉……,原来你嫌我难看不追我啊。」潇潇雨说。

  「不是的,你很美啊」我说。

  「哦……,你讽刺我,我不理你了。」潇潇雨说。

  「哈……,对了,你怎样看待网恋?」我说。

  「网恋?只是一个虚幻的东西。连对方是谁,是男是女,是老是小都不知,叫人怎么恋呢?只有内心空虚的人才玩这个呢。」潇潇雨说。

  「是啊。」我说。

  「你的爱情观是什么?」潇潇雨说。

  「怎么说呢?我爱的人不爱我,爱我的人我不爱,一切顺其自然,何必勉强呢。说分手就分手,我不会因爱去伤人,别人同样有爱人的权力」我说。

  「是啊,你怎么看待你的情敌呢?」潇潇雨说,「情敌?在我的意识在没有『情敌』这两个字。我们都是喜欢同一个人,说明我们是同道中人,有共同的爱好,我又为何去敌对他呢,排斥他。如果她喜欢的是他,就算我去敌对他,排斥他,那又能如何呢?结果她不是还是喜欢他,是不是?」我说。

  「是啊,你的话有道理。」潇潇雨说。

  「那还用说,也不看看是谁说的话啊。」我说。

  「少臭美了。」潇潇雨说。

  ……

  (以前我拜读过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但不解其意。如今算是懂了,为何快时总是容易过日子,这就是相对论的精典。比如,有一个美女坐在你旁边,你会觉得时间过得特别地快。反之,你旁边是一个丑女的话,你就会发现一秒比一个世纪还漫长。)

  「和你聊天真开心,不过我要走了。」潇潇雨说。

  「是的,我也一样啊。你星期天有空吗?」我说。

  「有啊。」潇潇雨说。

  「我去找你玩,好不好?」我说。

  「好吧,我在校门口等你们。」潇潇雨说。

  「好,一言为定。88」我说。

  「88886」

  回到寝室我的衣服全都湿了,都怪自已把伞给弄没了。

  「阿剑,你晚自修去哪了?」小胖抱着一本小说,躺在床上问我。

  「我去上网了」我说「我还遇到了呢。」

  「什么?」小胖从床上跳起来「你在网上遇到她了?」

  「是啊」我说。

  「你遇到她,为何不叫我一声?」小胖有点丧气。

  「我又不知你在哪啊?」我说。

  「你不会打我BB机啊」小胖说。

  「我在上网哪有空啊」我说。

  「唉……」小胖无奈地摇摇头。我忽然想逗小胖玩了:「小胖,星期天去玩,好吗?」

  「不去了」小胖说。

  「真的不去?」我说。

  「不去就不去啊」小胖吼着。

  「唉……,潇潇雨还让我叫你去,我还不肯呢」我自言自语:「即然你不去,那太好了。」

  小胖一听是去的潇潇雨一起玩眼睛都亮了:「谁说我不去啊?!!」

  「哈……哈……」寝室时惹来一阵笑声。

  「阿剑,你昨晚为何不来晚自修?」班主任严厉的目光一直没离开过我。
  「我肚子疼,我在寝室睡觉。」我心虚地说。

  「你说谎!!」班主任生气了:「那为何有同学在网吧见到你呢?」

  他妈的,是谁向这老头告密呢?我向班里望去,发现江华正对着我冷笑。他妈的,又是这小子告的。是不是嫌上次被我打的不够啊?还记的,那是刚开学时,我和江华都看中了3号床铺。为了这「风水宝地」我们干了一架。这小子被我打得像熊猫,而我的鼻子也被打歪了。为此,我们还被罚洗面所一个星期呢。真不知他哪来的胆,今天还敢告密。

  我也向他冷笑着:等着瞧吧。

  他回视着:谁怕谁呀。

  「来了,来了」小胖有点紧张。

  「嘘,小声些。」我的手抓紧麻袋。

  我知道每晚这进江华一定会起床上厕所的。哼,今晚要你好看,敢告密。我望了望厕所里那个仅有的灯,我很满意,这是我的杰作。其它的灯都被我打破了。那个唯一的灯只能发出一点光,很昏暗有利于我的行动。我见江华摇摇晃晃地走出来,知道他末全醒,不禁心中大喜:天助我也。我从后面慢慢靠近他,他却末发现,好机会。只听「扑」的一声我已用麻袋子将他套住了。打,小胖冲了上来。我们用棍子向江华打去。「是谁?谁打我」江华大叫着「别打了,别打了。」
  我向小胖招招手,我们便马上溜走。第二天,只见江华脸上青一块紫一块,我们不禁哈哈大笑。江华怒视着我们,没办法,谁要他没有证据,只能拿我们没办法了。

  星期天。

  「阿剑,阿剑」小胖掀开我的被子「快起来了,要来不及了?」

  「什么来不及啊」我看了看手上的表「才7点多嘛。

  我向小胖望了望,啊,真不可思意。他竟穿起西装来,还打着一条比衣服还长的领带。

  「小胖,你是不是要去开演唱会啊?」我说。

  「我穿西装是不是很难看啊?」小胖向镜子里的自已看了看:「要不要换件啊?」

  「不用了啊,你今天很帅气的」我蔽住不敢笑出来。

  「真的吗」小胖有点不信。

  「真的」我拍拍胸膛说:「我保证。」我保证你今天最像土包子,不过我是不会说出来的。我知道你喜欢潇潇雨,但我也喜欢她啊,没办法,谁要我有能让给你呢。

  「你们为何到现在才来?我等你们很久了啊。」潇潇雨站在校门口点生气。
  「都怪他了」小胖瞪瞪我说:「做什么事都是慢慢吞吞的。」

  「什么啦?又是我的错。」我装作一副可怜像。

  「不和你们说了,快走吧。」潇潇雨说。

  「去哪?」我问。

  「去老人院做义务。」潇潇雨说。

  「不会吧」我张大口就不敢相信。

  「好啊,我很乐意为老人们做事啊。」小伴拍拍手说。

  「小胖」我瞪了他一下,他竟躲到潇潇雨后面去了,潇潇雨声扬着眉对我说:「干嘛?想甩恶?」

  「不是,不是,小的哪敢啊。」我只好打着哈哈陪礼了。

  「那你以底去不去啊。」潇潇雨得寸进尺道。

  「哎呀,我肚子疼。」我用手捂住肚子,装道。

  「少来了,你要是不去,那以后就别来找我玩了。」潇潇雨说。

  「去,当然去啊谁说我不去啊。」谁要你长的美,以后不找你玩,日子怎么过啊。

  「哈哈哈,你也会说这句话。」小胖笑道。

  好你个小胖敢取笑,我会要好看啊,我对小胖冷笑着。(当然,事先声明,这里的冷笑与对江华的冷笑性质完全不一样。这次纯属于吓嘘。请大家别误会了。)
  「哎呀,我的腰要断了。」我从老人院中出来,不禁伸伸腰。

  「看在你们在老人们面前表现还好,我奖你们冰淇琳」潇潇雨说:「谁去买?」
  「我去」小胖高举双手,深怕我会抢去买一样。

  这笨猪,谁会有心情与他争这事做。还好,你这一走我就有机会和潇潇雨独处了。想着想着,脸上竞不自觉露出笑容来。

  「你有病啊?」潇潇雨说:「傻笑什么?」

  我顿觉的失态,立即收走笑容:「哦,没事没事。」

  我正想进一接解潇潇雨,可小伴却回来了,真气死我了,「现在我们去哪啊?」潇潇雨说。

  「去我家吧」小胖说:「我爸妈不在家,他们还叫我回去看家呢,刚好你们去陪我。」

  「好吧」我觉的有点饿了:「你家有什么好吃的?」

  「不知道,但我们可以做自已想吃的东西吃啊」小胖说。

  「对啊,我还会做一手好菜呢。」潇潇雨说。

  「那好吧,我样出发」我像大将军一样立正,然后大幅度地挥了一下手。
  「你有病啊」潇潇雨打了我一下。

  小胖家真富有,要什么有什么,怪不得他吃的那么胖。我们只顾的打电动竟忘了时间。

  「我要走了,都十点多了」潇潇雨说:「要不,我进不了学校了。」

  「那就在我这儿睡了」小胖说。

  「不要嘛」潇潇雨说。

  「这么晚了街上又没有车,你怎么回去?你要想走到天亮吗?」我说。
  「不要嘛」潇潇雨急道:「我不管,你们想办法。」

  「对了,我爸有摩托车。」小胖说。

  「那你会骑吗?」我白了他一眼。

  「可你会啊。」小胖有点不服。

  「那你送我回去吧。」潇潇雨望着我。

  「好吧,好吧」

  「小胖」你要不要一起去?「我问小胖。

  小胖想了想似乎有点矛盾,他是想去,可又要看家,走不开,最后还是摇摇头无奈的说:「我不去了。」我想有钱就有这麻烦。像我家一穷二白根本就不用看。

  「那好吧我们先走了。」我发动摩托车。「抱紧我」潇潇雨似乎没什么动作。我笑笑:看你等下抱不抱紧我。

  「阿剑,开慢点」潇潇雨用手紧紧抱住我的腰。我假装没听见,又把车速提高了不少。我一想到她的脸肯定白了,心里乐极了。

  「哎呀,她怎么没声音了,是不是……」我不敢想下去,立即把车停了下来。可她的手却还是紧拥着我不放。我想扒开她的手,却发现她双手发白,无血色。我吓了一大跳,这下闯祸了。

  「你怎么啦?」我的头无法转过去,急道:「你没事吧?」她在我的背后还是一声不吭。我轻轻的揉着她那双冰冷的手,想让她恢复血色,不知过了多久,我才听到背后传来阵阵哭泣声,我感到肩膀都湿了。

  「潇潇雨,你别哭。」我最怕女孩子哭了。

  过了许久,她停止了哭泣,我发现她的手有不再那样冰冷了。「走吧」她轻轻地说。我再次发动摩托车。这次不敢开快了。我看不到她的脸,我想她肯定伤心极了。

  「到了」我内疚地说。

  她无声无息的下了车,向校门口走去。「潇潇雨!」我喊了声,她却似乎没听见,继续向前走。

  「阿剑,你说为何潇潇雨象失踪了一样」小胖望望我「都没她的消息,我打她的BB机也不回。」

  「我怎么知道。」我心虚的说。

  「你们……」小胖吞吞吐吐地说:「那晚你们没什么吧?」

  「我说多少次,那晚没事。要有,会有什么事呢?」我有点生气。

  我望望窗外的榕树,发现有一两片叶子红了。我想秋天也快到了,不知潇潇雨还好吗?我们去她学校找她,却都没碰到她。对于她我真的很内疚,想对她说声对不起,连机会也没有。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