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无悔】(01-60)【作者:鱼吃我】   都市激情 
字数:19.8万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正文一、谁动了我的马子

  匆匆的走在路上的时候,我的心中被怒火所包围着,无心理会路边的同学给我打着招呼,我愤愤不平的想着:「老子的马子也敢有人动,今天不给他点历害看看,这小子还不知道马王爷长了几只眼睛呢。」

  想到这里,我不由的微微的握紧了拳头,身后的两个人紧紧的跟在我的身后,眼中也不由的为即将到来的战斗露出了兴奋的神色。

  不一会儿功夫,我们来到了学校女生宿舍的门口,那女生宿舍里一片寂静,而宿舍的外面,挂满了那些十六七岁的女生的贴身衣物,那时候改革开放已经进行了多年了,人们的思想观念也都比较开放了,一些新鲜的事物也渐渐的闯入了百姓人家,而做为学校的这一个特殊的群体,接受新生的事物总是比较容易的,所以,那些挂在外面的正在阳光之下欢快的唱歌的那些女生的贴身衣物,五颜六色,性感而怪异,但却又充满了诱惑,看得我们这些青春萌动的少年,一个个的不由的面红耳赤了起来。

  若是换在了平时,我们一定会停下来,一边偷偷的用暧昧的眼光看着那些女生的贴身衣物,一边小声的议论着那一件衣物最性感,哪一件衣物最保守,议论着哪一件衣物应该是谁的,一边意淫着那些衣物穿在那些个女生的虽然年青但却已经发育得很好的女生的身上的样子。

  可是现在,我却无心的去欣赏那些让人心跳不已的东西,而是站在了那女生宿舍的门口,紧跟在我身后的两个同党看到我停下了身体,也不由的站在了我的身后,等着我下一步的反应。

  站定了以后,我大声的冲着那宿舍喊了一声:「高岚,你给我出来。」
  宿舍里面沉默了一会儿,一个清脆的声音响了起来:「什么事呀。」

  我看到在我喊了一声后,那高岚竟然还不出来,不由的怒火更加的大了起来,在这种情况这下,我不由的将声音拨高了八度,大声的道:「高岚,我叫你出来,你听到没有。」

  也许是听到了我的那声音中带着一丝的火气,那高岗无奈的道了一声:「好了,好了,我出来就是了,你等一会儿。」

  随着话音,一个高挑而苗条的身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只见那高岚,一身雪白的连衣裙,合体的裙子,将那年青却发育得很好的身体,尽情的展现在了我们的面前,那高耸的胸脯,让我看得心中不由的一热,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不由的盯着那高岚的那双正紧紧的包裹在那连衣裙之内的那个正夸张的向外突出着的双峰看了两眼后,才看着那高岚,而我发现,高岚那一双带电的眼睛,正在看着我,仿佛在向我示威一样的,而那高岗的身后,还跟着一个高大的,比我们大上了三四岁的男子。

  看到我站在门口,那高岚电眼一转,大声的道:「你干什么呀,还在这里大呼小叫的,不知道我有客人来了吗。」

  看到那站在那高岚身后的那名男子,我不由的怒火万万丈,几步的走到了那人的面前,如斗鸡般的看着那人,眼中也仿佛权喷出火来一样的,那男子一开始还一脸自信的站在那里,但在我的逼视之下,不由的微微的有些气馁了起来,一个身体也不由的向后缩了一缩。

  看到这里,我那充满了怒火的心,不由的微微的平静了一些,但表面上却仍然是面沉如水的看着那人,冷冷的道:「你是谁,到这里来干什么呀。」

  那人看了我一眼,虽然在我的威逼之下有点气馁,但是可能是因为有美女在身边的因素,所以,那人虽然气馁,但却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不肖的对我冷笑了一声。

  那人的不肖,更加在刺激了我,使得我不由的大叫了一声:「喂,说你呢,听不懂人话还是怎么的。」

  就在我身形一动的时候,那高岚大声的叫了起来:「刘成林,你要干什么呀,这人是我的朋友。」

  我叫刘成林,至于为什么我的父母会给我取这个名字,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叫刘成林,今年,十六岁,在县里上高中,成绩还算是过得去,所以,父母对我还算放心,也不怎么管我的事,我的父母都是工人,家境并不算是太好,父母整天忙于生活,却很少很顾及到我,而我们这一代人,受到港台警匪片特别是郑伊健陈小春主演的那个古惑仔的影响,无心将全部的精力放到学习上,而是将大部分的时间放到了拉帮结派上。

  那时的我们,对那些在我们县里的什么七兄弟,四金刚,十八罗汉的佩服程度,远远的超过了孔子,陈景润之流,那种狂热的感觉,也只有我们那个年代的人能够体会了,所以,在我们的这个不入流的学校,我和几个狐朋狗友也学着港台剧的样子,成立了一个帮派,整天喊打喊杀的,今天想着要教训教训这个,明天想着要教训那个,俨然成了学校里的一霸,一些老实本份的从农村里来的学生,看到我们,一般都会绕着我们走路的。

  当然,除了学到了那港台片里的打打杀杀,朋友义气,我们也学到了那港台片里的其他的东西,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每一个人都认了自己的马子,所以,我们除了打架之外的另一件事,就是想着怎么和自己的马子在一起,也不管自己认定的马子,是不是心廿情愿的跟着自己,而学习,则只是成了打架泡马子之外一个无关紧要的事情了,所幸的是,我还算得上是聪明,虽然没有将学习放在心上,但成绩却在班里还算是过得去。

  而今天,我本来正在和几个兄弟在一起议论着下一步要如何如何的将谁谁谁教训一下的时候,一个兄弟跑过来告诉我说我的马子正和一个男人在一起,这怎么让我不急怒攻心,所以,我才匆匆的带了两个兄弟赶了过来,想要教训一下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而现在,那个人就站在我的面前,正不肖的看着我,而我的马子却又是那么大声的对着我喊着,看着眼前的男女两人,我的脑海里里不由的浮现出了两人在一起亲热时的场景,我仿佛看到,那男子正紧紧的抱着我的马子,一双大手正伸入到了那高岚的衣服里面,正在里面不停的游走着,享受着那高岚的青春活力的胴体,而高岚,在那男子的热情的抚摸之下,鼻子里正发出着动人的呻吟声,一个丰满的身体也正在不停的扭动着。

  想到这里,我不再理会那高岚的声音,而是伸出手来,将那男子拉到了一边。恶狠狠的看着那男子,那样子,就橡是要吃掉那人一样的,而我的两个同党,看到我的样子,也不由的移动着身形,站在了那男子的两边,对那男子形成了夹击之势。

  看到我们的样子,那男子不由的看了看高岚,眼中也闪烁起了可怜巴巴的神色,那高岚看到我们的样子,知道马上我们就会大打出手了,在这种情况之下,高岚不由的情急了起来,走到了我的身边,拉住了我的手,低声的道:「刘成林,你要干什么。」

  那种温暖而润滑的感觉,让我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荡,要是换在平时,我一定会放下心中所想的一切,好好的体会一下和自己的意中人手拉着手的那种微妙的感觉,但是现在,我却完全没有这种心思,而是将手狠狠的一甩,将那高岚的手给甩了开来,然后,我挥起了拳头,大声的道:「小子,今天你碰上我,算是你倒霉了,谁让你来动我的马子的。」

             正文二、火热的胴体

  那男子的身体还算是灵活,在我的拳手就要打在他那张可恶的脸上的时候,那男子身体一偏,让我一拳落了一个空,我大喝了一声,正要再度出击的时候,那男子赶紧后退了一步,对着我连连摇手道:「兄弟,兄弟,你误会了,我没有动她,我和他是一个村子里的,今天到县里来办事,她父母托我给她送点东西来,其他就没有什么了,不信的话,你问她呀。」

  我那正准备再度出击的拳头,听到那男子这么一说,不由的停了下来,刚刚被那怒火给蒙住了眼睛,一看到那男子以后,不问青红皂白的就对人家大打出手,还真的没有注意到一些细节上的东西,现在听到那男子说自己和高岚没有什么,我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松,人也变得理智了起来,停了下来以后,我转过头来,看了看高岚,高岚看到我看着她,不由的狠狠的一跺脚,大声的道:「刘成林,人家说的都是真的,怎么的,你不是有本事吗,打呀,你动手呀,你看我以后还会不会理你。」

  说完,再也不理会我们,一转身就跑进了房间里面,而我看那高岚的样子,知道自己是误会了那男子了,一肚子的怒火也不由的烟消云散了,看了看那男子一眼,我不由的哈哈的一笑,走上前去,亲热的搂住了那男子,道:「兄弟,误会,误会,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走,我请你吃饭,算是我给你陪不是了。」
  那男子不由的被我那一会冷一会热的举动给弄得无所适从了起来,看了看我后,那男子灿灿的笑了笑,跟着我走了。那高岚俏生生的站在那里,看着我和那个男子亲热的走了,不由的咬着嘴唇,狠狠的跺了跺脚,转身进了宿舍。

  吃完饭回来,已经是晚上七八点钟了,没有想到那人的酒量竟然是如此的好,我们两人一起喝了不少的酒,回到学校的时候,我的头还有点晕乎乎的,心中也莫名的躁动了起来,走在那学校的操场之上,听着那蛙声一片,呼吸着那微微的带着一丝热气的空气,我不由的转身向着那女生宿舍走了过去。

  在我们那个小县城里,我们这个不入流的中学的管理一向不严格,对学生的管理也一向是失之于宽,失之于软,在正课时间,老师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是想说上完一堂课后,一日的工资和资金又到手了,很少有人会去管谁谁谁来上课了,谁谁谁没来上课,谁谁谁在认真听讲,谁谁谁在看小说,吹散牛之类的,更别说是在这正课时间之外了。

  所以,我很轻易的来到了那女生宿舍的门口,门是虚掩着的,透过门缝,我看到,几个女生正穿着内衣,用水在那里擦洗着身体,由于是夏日,那些女生穿得本就比较少,这一穿内衣,那些女生的身体的大部分都暴露在了外面,虽然这几个女生的长相一般,但是那健康的肤色和充满了青春热力的胴体,对我们这些还年少不更事的少年来说,还是充满了诱惑的。

  看到几条白生生的肉体在自己的面前晃动着,透过门缝,虽然看不太清楚,但这种朦胧的感觉,却给了我更大的想像的空间,听着那门里哗哗的水声,和那清晰的嘻笑打闹的声音,我的眼前不由的浮现出了一个活色生香的场面,在这种情况之下,我几乎都要忘记了自己到女生宿舍来的目的,而是静静的站在那里,享受起这难得的香艳的感觉来了。

  我正在享受着那香艳的感觉,身体的某个部位也因为脑海中出现的那些个香艳的场景而微微的有些变化的时候,门突然响了一声,一个苗条的身影从门里闪了出来,看到这种情况,我的心不由的一跳,正要转身,但那条人影却已经看到了我站在门口的样子,在没有心理准备之下,那人的也中也是不由的一惊,小嘴一张,就要呼出声来。

  看到这种情况,我不由的吓出了一身的冷汗,如果在这个时候,让这个人喊出声来,那么明天一早,我的英雄事迹肯定会在学校传得沸沸扬扬的,色狼的称号,也许在我有生之年,再也洗剧不清了,想到这里,我的脑海里不由的一片空白,但是身体却无意识的向前一冲,将那人的嘴给唔住了,由于惯性的作用,我的力量,竟然将那人的娇弱的身体给推到了墙边,顶在了墙上。

  而那人就要呼出嘴巴的声音,也因为我的动作而没有来得及呼出嘴里,而是咽回了肚子里。看到这种情况,我的心中不由的微微的一松,心中也微微的平静了下来,定了定神之后,我向那人看了过去,夜色色之下,那高岚正闪烁着一双如星星般的秀目,看着自己,眼中,充满了惊奇和不肖的神色。

  而由于我的心平静了下来,也感觉到,自己的处手处,是那么的温暖而柔软,我知道,那正是那高岚的小嘴给我带来的感觉,而我的胳膊,在这个时候,也感觉到了一种说不出来的舒服,那和高岚的身体相接触的部位,软软的,弹性十足,竟然使得我的心中不可遏制的生出了些许的冲动。

  从高岚的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略带着一丝丝的汗味的少女特有的体香一个劲的向着我的鼻子里冲,那种味道,诱惑着我,使得我只觉得小腹一热,鼻息也不由的微微的有些冲动了起来。

  但是高岚的那惊奇和不肖的眼神,却让我不由的强行的将冲动给压制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不由的微微的叹了一口气,低声的道:「高岚,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来找你的,想对你说声对不起,信不信由你好了。」

  一边说着,我一边看着那高岚的眼神,在看到那高岚眼中的不肖正在消失之后,我才微微的松了一口气,但却还是没敢放开按着那高岚的嘴巴的手,而是接着道:「高岚,你想信我,不要叫,我们到外面谈一谈好吗。」

  在看到那高岚点了点头之后,我不由的松了一口气,将手拿了下来,这手一拿下来,我就感觉到,那种让自己心动的温暖的感觉,渐渐的消失了,不由的心中一阵的失落。

  高岚看到我松开了她,不由的长长的吸了一口气,白了我一眼之后,也不出声,转身从我的身边走了过去,看到高岚没有吭声,我不由的心中一轻,转过身来,跟在了那高岚的身后。

  那高岚离开了女生宿舍,直直的走出了校园,穿过了马路,走进了路边的野地,而我,则一言不发的跟在了高岚的身后,随着那高岚走进了那块野地。
             正文三、青春的冲动

  离开了那女生宿舍后,我最担心的那一幕没有发生,我的心情不由的大好了起来,到了这个时候,我才有功夫从后面打量起高岚来了,我看到,那高岚已经换了一身衣服,让身穿着一件红色的圆领衫,而下身,则是穿了一件西裤,那全体的裤子,将那高岚的那个充满了青春热力的下半身给包裹了起来,将高岚那下半身的优美曲线尽情的展现在了我的面前。我看到,那裤子紧紧的绷在了高岚的下半身,使得高岚那浑圆而挺翘的屁股,那丰满而笔直的大腿的轮廓,在月色之下看起来是那么的诱惑,而那裤子紧紧的包裹着那高岚的那个丰满而弹性的肥臀,使得那裤子之下的那内衣的痕迹,在月色之下,也隐约可见了起来。

  看到这香艳的情景,我的心不由的怦怦的直跳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不由的看了看高岚,看到那高岚正低着头走着,也不知在想什么,却并没有回过头来的意思之后,我不由的胆子更加的大了起来,当下,我快走了几步,使得自己离高岚更加的近了,近距离的观察起了高岚的那在我的眼中充满了神秘,充满了诱惑的下半身来。

  我看到,随着那高岚的走路的姿势,那个正被那裤子紧紧的包裹着的丰臀,左右的摇摆了起来,而透过那薄薄的衣料,我几乎都能感觉到那高岚的那丰臀上的肌肉,正在欢快的跳动着,看到这种情况,我只觉得心中一热,一股原始的热力,从小腹升了起来,一双眼睛如同着了魔一样的,盯着那高岚的下半身,竟然再也舍不得移开半分,我只希望,高岚的身体永远也不要停留下来,好让我永远的欣赏到那让我心动的情景,成为我脑海中最为珍贵的记忆。

  晚风中,弥漫着那微微的带着一些汗味的高岚的体香,我快意的看着那高岚的身体,呼吸着那高岚的体香,在这一刻,我不禁的有些迷醉了起来,但就在这时,我看到,那高岚的走路的姿势变得奇怪了起来,一双丰满而笔直的大腿,竟然微微的夹了起来,一个身体也躬了起来,使得那好看的肥臀微微的翘了起来,由于这个姿势,使得那高岚的那个丰臀,在我的眼中变得更加的清晰了起来。
  看到这香艳的情景,我只觉得鼻子中一热,一股液体仿佛呼之欲出,看着那优美的孤形,我不由的开始在心中想像起了如果用手在上面抚摸一下是什么样的感觉起来了,想着这些,我的身体的某个部位,渐渐的起了反应。

  就在这时,我看到那高岚停了下来,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不由的心中一惊,以为高岚发现了我的小举动,不由的赶紧几步走到了高岚的身边,由于做贼心虚,我站到了那高高岚的身边后,却没有说话。

  高岚感觉到我走到了她的身边,不由的转过头来,看了我一眼,不知怎么的,在看到我以后,高岚的脸不由的微微的一红,在月色之下,更显得是妩媚无比,看到高岚的样子,我的心中不由的一痴,狂喊道:「面若桃花,面若桃花,面若桃花原来就是这个样子的呀。」

  看到我痴痴的看着自己,高岚的脸不由的更红了,在沉默了一会儿之后,高岚不由的狠狠的跺了一跺脚,用蚊子般的声音道:「刘成林,我,我,我要尿尿。」
  由于高岚的声音太小,我又沉醉在高岚的那小女儿的姿态之中,所以,一下子没有听清楚那高岚的话,不由的看了看高岚后,问道:「高岚,你说什么呀。」
  高岚以为我在挑逗她,脸上突然间现出了一丝的怒色,但看了看我的脸色不像是挑逗她的样子后,不由的提高了点声音道:「刘成林,我,我要尿尿。」
  这一下,我听清楚了,知道了高岚的意图之后,我不由的心中一乐,微笑的看着那高岚道:「你去呀,这里这么空旷,又不会有什么人,你随便找个地方解决不就行了吗。」

  高岚咬了咬嘴唇,电眼白了我一眼,道:「你在这里,我怎么尿呀。」
  原来她是这个意思,我不由的心中一乐,当下,我笑嘻嘻的道:「那好办,我走远一些不就行了吗。」

  说着,我一边观察着高岚的样子,一边慢慢的移动着身体,那时的科技,不像现在这么发达,虽然我们学校也开了生理卫生课,但是,却没有一个生理老师敢在课堂上讲这方面的知识的,所以,一到上生理课,老师的绝招就是自习,而面对着书本上的那些男女生理构造的图片和讲解,我们原本就蠢蠢欲动的心,就更加的对异性的身体充满了好奇,都在幻想着某一天,能对异性的身体有一个了解,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幻想就变成了渴望和冲动,在心中越来越强烈了起来,而现在,却是一个大好的时机,如果我能把握住机会的话,说不定,我在今天晚上就能够大饱眼福,亲眼看一下,现实生活中女性的身体的外部结构了。
  我不是正人君子,所以,我无法用道德的准线去约束自己的欲望,所以,我才慢慢的移动着身体,那样子,就像是我在期待着什么一样的。

  看到我慢慢的移动了身体,那高岚不由的脸上动了动,想起了什么似的,小声的道:「刘成林,你说,你说,这里会不会有蛇呀。」

  听到那高岚这么一问,我的心中不由的一乐,但是脸上却丝毫的没有表现出来,而是叹了一口气,道:「我也不知道呀,不过,这里没有什么人来,而且,草长得那么的密,我也不好说。」

  听到我这么一说,高岚的脸上不由的现出了一丝的害怕的神色,看了看那月色下的草地之后,那高岚仿佛下了什么决定一样的,咬了咬嘴唇之后,那高岚道:「刘成林,那你不要走了,就在这里好吗,不过,你可得背过身去,不准偷看我。」
  说到这里,那高岚的脸色更红了。

  那妩媚的样子,让我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荡,在这一刻,我真的恨不得扑过去,将那高岚给扑到身下,尽情的享受一下传说中女性的温柔,但是,我虽然心中有冲动,但是却始终没有那个胆子,便只好强压住了心中的冲动,而是点了点头,转过身去了。

             正文四、心痒难耐

  虽然我的身体转了过去,但是,我的全副的心思,却都放在了身后那高岚的举动之上,在那丝丝的蛙鸣之中,一丝异样的声响传了过来,仔细的一听,那正是那高岚在解裤带的声音,随着那丝声音清晰的传到了我的耳朵里,我的脑海中不由的浮现出了,那高岚正用自己颤抖的小手,解开了自己的裤腰带,轻轻的褪了下来,露出了里面的丝蕾内裤和洁白如玉的大腿,然后,又将自己的内裤褪了下来,露出了,接着,一声轻微的水珠溅地的声音响了起来,一开始,如同是细雨轻拂,然后,如同是金玉坠地,但马上,声音又渐渐的小了下来,听到这里,我的心如同猫抓一样的,痒痒的起来了,在这一刻,我的心中一个声音狂喊了起来:「呆子,还等什么呀,转过头来,看一看,怕什么呀,她不会怪你的,你和她在一起这么久了,还没有看过她的身体呢,今天可是一个好机会呀,错过了,这么好的机会上哪找去呀。」

  另一个声音也响了起来:「刘成林,你不能这样的,人家相信你,将你当成了可以信任的人,如果你转过身去的话,恐怕,你们连朋友都没得做了,而且,如果这件事情,传出去的话,你还有什么脸混在学校里呢。」

  正在患得患失之间,身后又响起了悉悉的穿衣服的声音,随着那声音的响起,我的心中一松,两个念头也停止了交锋,在那一刻,我的人变得无比的轻松。
  过了好一会儿,身后的高岚才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道:「刘成林,我好了。」
  我转过身来,看到那高岚正低着头,站在那里,一双小手,正在那里不安的扭着衣服的一角,看到高岚的这个样子,我不由的微微一笑,道:「高岚,这一下舒服了吧。」

  听到我的那略带着一丝调笑的话语,高岚不由的抬起头来,白了我一眼,道:「刘成林,说什么风凉话呢,刚刚本来我是出来小解的,可是被你那么一吓,尿都给逼回去了,所以才会在这个时候内急的,你还笑话我呢。」

  听到那高岚的话,我不由的装着恍然大悟的样子啊了一声,也许是我的那调笑的样子刺激了高岚,在这种情况之下,高岚不由的电眼一转,娇声道:「刘成林,不要笑我了,刚刚你看得不是很过瘾吗。」

  听到那高岚这么一说,我的心中不由的着急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不由的叫起撞天曲来:「高岚,你这可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了,我刚刚可是站在那里一动都没有动,连头也没有回一下的呀。」

  看到我着急的样子,高岚不由的微微一笑,道:「好了,刚刚我一直在观察你,你不错,确实没有回过头来,不过,我说的可不是这个,而是。」

  说到这里,高岚的脸不由的又红了起来。

  听到高岚这么一说,我心中一动,想起了刚刚在女生宿舍的那一幕,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不由的脸上微微一红,喃喃的道:「也没有什么了,我不是去找你吗,谁知道我一到门口,你就出来了,所以,你才会误会我的。」

  高岚白了我一眼,道:「你骗鬼去吧,我才不相信你呢,你要是没有偷看的话,我出来,你怎么就急得捂住了我的嘴呢。」

  我的心中本就有鬼,又听到那高岚这么一说,一时间不由的哑口无言,只好不好意思的伸出手来,搔了搔头,却没有说话。

  看到我的样子,高岚不由的得意了起来,在看了我一眼后,又道:「刘成林,你看看,被我说中了不是,不然,你怎么不说话呀。」

  看到我不做声后,高岚叹了一口气,道:「叹,也不知道,明天我将刚刚碰到的那事给讲出来,同学们会是一个什么样的表情呢。」

  听到高岚这么一说,我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跳,连忙看了那高岚一眼,正想说些软话,以求让高岚放过我,但是我却看到,那高岚在月色之下的那弹指可破的俏脸上全是笑意,那样子,根本是在跟我开玩笑呢。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那本来已经到了嘴边的软话又缩了回去,改为用一种恶狠狠的语气对那高岚道:「高岚,你要是这样子的话,那可就别怪我杀人灭口了。」
  一边说着,我一边张开手来,做势就要扑向那高岚。

  果然,我的样子,将高岚吓了一大跳,在发出了一声惊叫之后,高岚就如同一只受了惊的小鹿一样的逃了开来,这一逃不要紧,那高岚的胸前的那虽然年青但却发育得很好的双峰,却不可遏制的跳动了起来,正在那红色圆领衫的包裹之下,欢快的起伏着,诱惑着我的眼球。

  看到那一阵阵的乳浪,我不由的暗暗的吞了一口口水,而那高岚,在逃了几步,离我有一段距离了以后,却停了下来,挑畔的看着我,道:「刘成林,要想人不知,除非已莫为,现在知道了害怕了吧,好呀,如果你叫我三声好姐姐,我说不定可以放过你。」

  看着那高岚的调皮的眼神和那在月色中高挑而丰满的身体,我只觉得一股邪火升上了心头,强忍着怦怦的心跳,我大声的道:「好呀,好姐姐,好姐姐,好姐姐,这一下,你应该可以放过我了吧。」

  听到我叫了三声姐姐,高岚的脸上不由的露出了胜利者的微笑,俏生生的看了我一眼后,高岚才娇声道:「好,刘成林,这件事就算过去了,看在你的态度还可以的份上,今天白天你对我朋友的事,我也不追究了,不早了,走吧,我们回去吧。」

  说完,高岚移动着身体,靠近了我,那样子,是想和我一起回到学校里去。
  看到高岚靠近了我,我的心中不由的暗喜了起来,脸上也露出了狰狞的神色,那高岚快要到我的身边的时候,突然感觉到气氛有异,一抬头,看到了我神色狰狞的样子,那高岚知道有些不妙,不由的发出了一声轻呼,转身就想逃。

             正文五、原始的冲动

  可是,到了这个时候,我怎么还会让她逃离我的手掌心,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不由的大喝了一声:「想逃,想得倒美,三声姐姐是那么好叫的吗,你得付点利息给了。」

  话音末落,我一伸手,就抓住了那高岚的一只小手,微微的一用劲,就将那高岚的一个高挑的身体拉到了自己的怀里。

  那高岚嘤咛了一声,一个香软的身体在没有来得及防备的情况之下,扑入到了我的怀里,一阵阵的男性的火热的气息,使得那高岚的身体不由的一软,心儿也怦怦的直跳了起来。

  美人在抱,可是在那一刻,我却不知道下一步应该如何的行动才能更好一些,在这种情况之下,我只好伸出手来,伸向了那高岚的那腰际,一边搔着那高岚的痒痒,一边喘息着道:「小姑娘,看你还敢威胁我,看你还敢威胁我,还要我叫你姐姐呢。」

  入手处,一片的温软,那高岚的纤细的腰肢是那么的柔软,那么的温暖,充满了女性的魅力,在这种情况之下,我的心中不由的身微的一荡,只觉得一股原始的冲动从体内升了起来。

  而那高岚却忍不住那腰际的酥痒,不由的在我的怀里扭动起了身体来,而嘴里,也发出了如银玲般的笑声,那笑声,响彻在空荡荡的郊野里,给这无边的夜色更增加了无限的春意。

  由于那高岚在我的怀里扭动了起来,身体便不可遏制的和我的身体接触了起来,我感觉到,那高岚的胸前的那丰满而坚挺的双峰,隔着衣服,开始在我的胸膛上摩擦了起来,那软绵绵的,却又带着几分温热和弹性的感觉,让我不由的觉得有点口干舌躁了起来,鼻息,也不由的渐渐的粗重了起来。

  而那高岚在我的挑逗之下,一开始还发出如银玲般的笑声,可是到了后来,那玲般的笑声,却变成了喘息之声,那声音传到我的耳朵里,让我不由的有些意乱情迷了起来,身体的某个部位不由的起了反应。

  由于我的身体和高岚的那个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娇躯紧紧的靠在了一起,我的身体一起反应,高岚就马上感觉到了,一阵阵的火热的气息,让高岚感觉到心慌意乱了起来,虽然高岚有点舍不得那火热的气息,但是敏感的高岚却还是抓住了我的手,不让我的手再在她的腰肢上行动,而是抬起了头来,喘息的看着我,小声的道:「刘成林,我们别玩了,太晚了,我们回去吧。」

  高岚这一抬起头来,我不由的也停下了手来,从我的位置看过去,却正好可以看到那高岚的胸脯,而由于刚刚高岚的扭动太过于剧烈,使得那本来是紧紧的贴在了高岚的脖子上的圆领衫微微的露出了一条缝隙,而从我的位置看过去,却正好可以透过那圆领衫留下的缝隙,看到那高山岚的胸部的风光。

  我看到,那高岚的胸部的肌肤塞雪胜霜,那两片隆起的嫩肉,在月色的照耀之下,正散发出那淡淡的白光,诱惑着我的眼球,而那两片微微隆起的嫩肉的中间,却是一道深邃的深沟,此刻,那深邃的深沟里,仿佛正在向外淡淡的散发出淡淡的幽香,刺激着我的神经,在这一刻,刚刚我在女生宿舍里看到的那几个女生白花花的身子,在来的路上看到了那高岚的那丰满而浑圆挺翘的屁股,刚刚小解的时候发出的那让人心慌意乱的声音,一下子涌入到了我的心间,让我的脑海不由的轰的一下变成了一片空白,而我的眼中,也发出了炽热的光芒。

  看到我的样子,高岚不由的微微的有些害怕了起来,一个香软的身体也不由的开始在我的怀里挣扎了起来,而高岚这一挣扎,却使得她的那个丰满而富有弹性的身体,却更加紧密的在我的身体上摩擦了起来,一阵阵的热力从那高岚的身体上散发出来,刺激着我的神经,使得我的心中更加的冲动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也不知道是那里来的勇气,一低头,就向高岚的那个樱桃小嘴吻了过去。
  看到我的样子,高岚的嘴里不由的发出了一声轻呼,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将头一偏,无巧不巧的,正好躲过了我的嘴唇,而是让我的嘴唇印在了高岚的俏脸之上。

  在这一刻,情欲战胜了理智,我的动作不由的粗俗了起来,我用一只手,紧紧的搂住了高岚的腰身,不顾她在我怀里的挣扎,而一个嘴唇,在那高岚的俏脸上不停的移动着,寻找着高岚的那樱桃小嘴,寻找着那能让我打开高岚体内的情欲大门的地方。

  而高岚感觉到我的嘴唇在她的俏脸上留下了一片火热的印迹,在这种情况之下,高岚的心不由的怦怦的直跳了起来,一丝异样的感觉也不由的涌上了她的心头,渐渐的,我感觉到,高岚在我的拥抱和亲吻之下,一个本来抵抗的身体,渐渐的软化了起来,一双本来正在我的怀里挣扎的手,也渐渐的停止了挣扎,而是有意无意的搂住了我的腰。

  但是,无论我怎么努力,那高岚就是不让我吻她的嘴,在这种情况之下,我只好放弃了对高岚的强吻,而是低下头来,轻轻的咬住了高岚的一边耳朵,用舌头轻轻的搔刮了起来。

  我感觉到高岚的身体在我的怀里,越来越热,越来越软,而我,受到这种刺激,也变得越来越兴奋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我的手上微微一用劲,就听到那高岚嘤咛了一声,一个身体向后倒了过去。

  而我也配合的倒了下来,将高岚给压到了地上,这一下,我们的身体更加紧密的结合在了一起,在那一刻,我的心中什么也没有想,而是用尽了自己全身的力量,死死的压在了高岚的身上,用我的身体,挤压着高岚的那个年青但却发育成熟了的,性感而丰满的身体,一阵阵的少女特有的体香冲入到我的鼻子里,刺激着我的神经,使得我变得有些狂乱了起来。

  而那高岚被我压到身下之后,一双手也紧紧的抱住了我的腰身,将我的身体紧紧的搂住了,一个身体,也在我的身下扭动了起来,用身体安慰着我的那颗狂野的心,但虽然如此,那高岚却始终不肯将自己的嘴唇给我品尝,但现在,我却根本顾不了那么多了,在这一刻,我只想要死死的挤压高岚的那个丰满的身体,体会高岚做为女性的娇柔和妩媚,我就想着要将那高岚压成肉饼,从而从高岚的身上获得更大的快感。

             正文六、少女的胴体

  我和高岚这就样笨拙的搂在一起,我们两人的身体不停的扭动着,扭动着,鼻息也渐渐的粗重了起来,在我的挤压之下,高岚甚至从鼻子里发出了阵阵的低微的呻吟声,而这呻吟声传入到我的耳朵里,却让我更加的疯狂了起来,在这一刻,我感觉到,我们两人之间的衣物,已经成了我获得更多的快感的唯一障碍,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不由的一边用身体继续的挤压着高岚,一边伸出一只手来,手忙脚乱的抓住了那高岚的圆领,用力的向下拉扯着。

  而高岚在这一刻仿佛跟认命了一样的,除了不让我亲吻她的樱桃小嘴外,一边扭动着身体,一边任由我的手在她的那丰满而充满了青春活力的身体上乱动着。
  而我的身体的某一个部位,也正好顶在了那高岚的身体的最柔软的地方,我只感觉到,那高岚的身体是那么的柔软,那么的温热,让我突然间有了一种想要喷射的冲动。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不由的升起了一个念头,如果将我和高岚的裤子都脱下来,让我们的身体来个零距离的接触,那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感觉呢。想到做到,在这种情况之下,我放弃了对高岚的上衣的撕扯,而是伸出手来,摸在了那高岚的裤腰带之上。

  我的举动,让高岚的身体不由的微微一颤,那本来紧紧的搂着我的腰身的手也松了开来,抓住了我的想要解她的裤腰带的手,高岚的举动,却丝毫没有阻止我的决心,我的手上微微的一用劲,就想要挣开高岚的手,但在这时,高岚却突然间停止了身体的扭动,而是眼色坚决的看着我,坚定的对我说:「刘成林,我才十七岁。」

  高岚的声音虽然很小,却如同一个炸雷一样的在我的耳边响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我的心不由的微微一软,放在了高岚的裤腰带上的手也不由的拿了下来。

  但我却如同心有不廿一样的,更加疯狂的用身体挤压着高岚,而高岚看到我不再坚持解她的裤带了以后,眼神也暧昧了起来,一个丰满而温热的身体,又开始在我的身下扭动了起来。

  如梦幻般的呻吟,那如兰的少女的幽香,那丰满而温热的身体,让我感觉到自己全身就像是要爆炸一样的,体内的快感也越来越强烈了起来,而且,这种快感渐渐的向着我身体的某一个部位集中了起来,终于,我忍不住的低吼了一声,全身的热情从那快感冲出的一个缺口中发泄了出来。

  在那一刻,我如陷云端,那种如醉如痴的感觉,让我舒服得呻吟了起来,而那高岚仿佛也意识到了什么一样的,剧烈的喘息了起来,一双手死死的搂住了我,仿佛要将我的身体融入到她的身体中去一样的。

  将高岚送回到那宿舍之后,我回到家里躺到了床上,身体虽然疲惫,但是我的心中却充满了兴奋,刚刚在那旷野里的一幕,就如同放电影一般的,在我的脑海里浮现了出来:「这就是女人,这就是女人给我带来的感觉,多好呀,多舒服呀。」

  「可惜的是,我们的身体还没有零距离的接触过,不知道那会是怎么样的一种感觉,有机会的话,我一定要尝试一下。」

  胡思乱想着,我渐渐的迷糊了起来,迷糊间,我又将高岚给压在了身下,那种欲仙欲死的感觉又回到了我的身上,不知道自己在高岚的身上干了些什么,但我却感觉到,我又冲动了起来,那天晚上,我梦遗了。

  第二天是星期天,闲来无事,上午睡了一上午,吃过午饭,我便约了一个兄弟小胖到台球室里打台球去了,反正现在学习不紧张,而父母也不怎么管我,所以我有的是时间。

  夏天的午后,知了在树上无聊的叫说,空气中没有一丝的风,沉闷得让人喘不过气来,毒辣的阳光照在人的身上,仿佛要将人的力气窒炸干一样的,大街上,没有几个行人,这个时候,人们都躲在家里,又有谁会在这个鬼天气里出来受苦呢,除了我和小胖两人,那台球室里就只有两个年约二十八九的少妇在那里一边摇着扇子,一边聊着天。

  这家台球室我经常来,所以了解一些,这两个少妇,正是妯娌两人,两人的丈夫,是县里面在银行上班的一对兄弟,那个年代,在银行工作可是让人妒忌的事情,先不说待遇有多高,就光是一年无数次的出差的机会,就会让人心动不已,但这妯娌两人的长相也确实有过人之处,一个个都长得白白净净的,都是标准的大美人儿,那身材,更是都没有得说,该瘦的地方瘦,该胖的地方胖,不说别的,就光是现下那两人露在短裙下面的白生生的大腿,就让人看了以后有点魂不守舍,心痒难奈。

  至于为什么这妯娌两人放着好好的清福不享,却非要到这里来开个台球室,受这种苦,我就不得而知了,反正我知道,这开台球室的房子,就是那兄弟两人共同建造起来的,楼上的房子住了人,而楼下却摆了两张台球桌,也许这正是那兄弟两人为了给这两个漂亮的少妇打发无聊的时光而做的事情吧。

  而现在,由于天气太热的原因,妯娌两人中的一人穿着一件白以的运动衫,那运动衫薄薄的,紧紧的绷在了那少妇的身上,使得那少妇的上半身的玲珑身段,尽情的展现在了我们的眼前,我看到,那少妇的胸前一片黑乎乎的,知道那少妇穿的是黑色的内衣,那衣服紧紧的包裹着那少妇的胸脯,使得那少妇的胸脯看起来是那么的丰满而坚挺,那么的诱人,而那少妇的下身,则是随意的穿着一件只到了大腿的短裤,露出了一大须的雪白的结实而均称的大腿。

  而另外一个少妇,则是穿了一件背心样的上衣,除了平坦的小腹和胸前的要害之处给遮了起来外,两支丰腴的胳膊都露在了外面,而那胸脯,则也是高高的挺立着,诱惑着我的眼球,少妇的下身,则是穿着一件白色黑色的短裙,那雪白的大腿,正在那散发着耀眼的白光,诱惑着我的眼球。

             正文七、少妇的风情

  而我之所以会是这家台球室的常客,并不是因为我有多么的喜欢打台球,最主要的原因,却是抵抗不了这两个少妇对我的诱惑,随着我来的次数的增多,和这两个少妇之间也渐渐的熟悉了起来,我知道,那个穿运动衫的少妇,是哥哥的老婆,而那个穿着背心的少妇则是弟弟的老婆。

  至于年龄,两个少妇应该相差不大,都是二十多岁不到三十的年纪,而现在的我,心思却全然没有放在台球桌上,一双眼睛,总是会有意无意的向着那两个少妇的诱人的身体看过去,那色迷迷的眼神,总是会在那两个少妇的丰满而坚挺的胸脯上游荡,心中不停的比较着两人的胸脯倒底谁的会更大一些,谁的更丰满一些。

  而那两个少妇,却将我当成了一个不懂事的孩童,浑然不顾我的注视,坐在那里,旁若无人的开始沟仔起了牛来,不经意间将身体尽情的展现在我的面前,看得我的心中不由的怦怦的直跳了起来。

  由于过份的注视着那两个少妇,很快的,我就连输了两局,小胖觉得没意思了,便想要回去,我拦不住,只好让他自顾自的离去了,而那个穿着背心的少妇,看到小胖走了,不由的奇怪的看着我,仿佛在问我为什么我的朋友走了我还不走似的。

  看到那少妇的眼神,我忍着自己暧昧的心理,对那少妇一笑,道:「老板,没什么,我还有一个朋友要来,我在这里等他一下,可以吗。」

  听到我这么一说,那个穿着背心的少妇脸上不由的现出了释然的神色,不再理会我,转过头来又和自己的妯娌吹起了牛来,而现在,整个空荡荡的台球室里,则只剩下了我和那两个少妇。

  在这一刻,我仿佛闻到了从那两个少妇的身上散发出来的那一阵阵的略微的带着一丝丝的汗味的女人的成熟的味道,一边偷偷的看着两人,我一边拿着两人和高岚比较了起来。

  而由于台球室里空荡荡的,所以,两个迷人的少妇虽然都在小声的说着话,但那声音,却清晰的传入到了我的耳朵里,我一边欣赏着那两个迷人的少妇的高耸的胸脯,雪白的大腿,一边听着两人的谈话,一种香艳的感觉从心中升了起来,虽然我的样子像是一个人在无聊的玩着台球,但是我的心中,却无时无刻的不在被那两个少妇动人的身体所诱惑着。

  那穿运动衫的少妇轻笑了一声,小声的对那穿着背心的少妇道:「你家的那口子,都好几天没有回来了,你想不想她呀。」

  那穿背心的少妇微微一笑,道:「有什么好想的。」

  那穿运动衫的少妇道:「真的,夜里没人陪的时候,你不寂寞吗。」

  那穿背心的少妇一笑,道:「又不是没经经历过,有什么寂寞的。」

  运动衫的少妇一笑,道:「唉,你就比我好,我老公要是离开我这么多天,我早就忍不住了。」

  那穿背心的少妇一笑道:「怎么,你就对你老公那么的依恋吗。」

  那运动衫的少妇也不知想到了什么,脸上微微一红,吃吃的道:「对呀,现在习惯了晚上和老公亲热,一不亲热,还真的有点不习惯了起来,所以,只要我老公一出差,我就会睡不着,多想有个人陪我一起睡呀。」

  那穿背心的少妇一笑,道:「我说你呀,可真是浪呀,老公离开几天,就受不了了,我可不像你。」

  那穿运动衫的少妇听到那穿背心的少妇这么一说,不由的白了她一眼,轻声的道:「你就别吹牛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老公走了以后,你每天都要在电话里和老公亲热呀。」

  说到这里,那运动衫的少妇突然换了一种口气,道:「老公,你亲亲我吧,啊,啊,用力一点,再用力一点,我,我好象要到了。」

  听到那运动衫的少妇这么一说,那穿背心的少妇不由的又羞又急,伸出手来,就要搔那穿运动衫的少妇的痒痒,嘴里还道:「你还不是一样的,叫床的呻吟声比我还大呢。」

  虽然我正在打着台球,但是两人的声音却清晰的传到了我的耳朵里,在这种情况之下,我的眼前不由的浮现出了两人被自己的老公压在身下的时候那醉眼迷离,胡言乱语的样子,身体的某个部位不可遏制的挺立了起来,而现在,我除了上身穿着一件背心,下身穿着一条短裤外,几乎是真空的,那不雅的状态随时都有被两个少妇发现的危险。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不由的将自己的身体的下半身紧紧的顶在了台球桌之上,想借着那台球桌的硬度将自己体内的那般邪火给压制下去,可是我发现,自己越是这么做,自己就越坚挺,好像那家伙恨不得在台球桌上打个洞出来似的。
  因为害怕两个迷人的少妇发现自己的丑态,我不由的用眼角的余光偷偷的看着那两个少妇,谁知道,这一看之下,我的身体的某个部位更加的坚挺了起来,一双眼睛再也收不回来了。

  原来,两个迷人的少妇因为正在嬉闹着,本来好好的坐在那里的身体也发生了变化,那穿运动衫的少妇还要好一点,因为穿的是短裤,并没有太大的问题,可是那穿着背心的少妇就不同了,身上那本来就只能遮到大腿上的白色短裙不知什么时候给缩了回去,褪到了大腿根部。

  而从我的位置看过去,却正好可以看到那少妇的两腿之间的风景,我看到,一丝粉红从那少妇的大腿之间顽皮的露了出来,在那雪白的大腿的衬托之下,显得是格外的刺眼,我当做知道,那抹红色,正是那少妇的内裤的颜色了,看到这里,我不由的眼中现出了痴迷的神色,一双眼睛偷偷的看着那让人瑕想连天的粉红,心儿也不由的怦怦的直跳了起来。

  两个迷人的少妇闹了一阵,可能是有点累了,不由的都停了下来,那穿着运动衫的少妇,看了看正在装着打台球的我,脸上突然出现了一丝暧昧的笑容,对那穿背心的少妇道:「你寂寞吗,不行的话,就让这小孩子陪陪你吗。」

              正文八春色无边

  听到那运动衫的少妇的话,我的心不由的一跳,隐隐的期待了起来,而那穿背心的少妇听到那运动衫的少妇这么一说,不由的俏脸一红,狠狠的拧了一下那运动衫的少妇后,才偷偷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小声的道:「瞧你说的,人家还是个小孩子,我们可不能老牛吃嫩草呀,要知道,人家可是祖国的花朵,我们可不要去毒害人家。」

  说到这里,那少妇可能是觉得自己的话语很风趣,不由的格格的笑了起来,这一笑不打紧,那正被那背心紧紧的包裹着的那胸前的两团肉,不由的拦动了起来,弄得我的心中不由的又是一阵的冲动。

  听到那穿着背心的少妇那么一说,我不由的微微的感觉到有点失望了起来,但却又遏制不住自己内心的冲动,只好贪婪的看着那穿背心的少妇的两腿之间的那一抹粉红和那还在颤抖着的胸脯,饱起了眼福来。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两位大美人儿,在想什么呢,这么高兴。说出来,让我也分享分享吧。」

  随着话音,一个强壮但却并不高大的男子走了进来。

  看到那个男子,那穿着背心的少妇不由的脸上微微的一红,而那运动衫的少妇则不由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暧昧的微笑。

  那穿背心的少妇端了端身体,坐正了起来,在白了那男子一眼之后,才小声的道:「你怎么今天有空到这里来了。」

  而那穿背心的少妇一坐正,那片微微隆起的,正在诱惑着我的眼球的粉红也消失不见了,我不由的心中一阵的失落,心中暗暗的骂了起来:「他吗的,什么人呀,坏了老子的好事。」

  可是骂归骂,但是我却不敢在表面上表露出来,在这种情况之下,我知道,再下去,也没有什么热闹可以看了,便起了离去之心,正想移动身体的时候,那男子的一句话,却让我打消了离去之心,而停在了台球室里。

  只听那男子道:「两位美人儿,今天都穿得这么性感,是不是在等我呀。」
  一听这话,我的心不由的微微一跳,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男女之间的情话,不行,我得留下来,好好的学习一下,一来可以饱饱耳福,二来,也好以后多了一个在兄弟们面前吹牛的本钱,想到这里,我刚刚迈出的一只脚又收了回来,一边装着打台球的样子,一边更加仔细的听起三人之间的谈话来。

  听到那男子这么一说,那穿着运动衫的少妇不由的格格的笑了起来,这一笑,如同花枝乱颤一般的,让我不由的呆了呆,笑过之后,只听那运动衫的少妇道:「看你美的,我才没有等你呢,等你的可是那个人。」

  一边说着,一边将那穿着背心的少妇推到了那男子的面前。

  不知怎么回事,那穿着背心的少妇脸红了红,却并没有躲闪的意思,而是低着头,站在了那男子的面前,那男子看了看那运动衫的少妇,伸出手就向那运动衫少妇的胸口探了过去,嘴里还道:「真的,你没有等我,不信,来,让我摸一摸,你不知道,我一摸,就知道你心里想的什么了,你骗不过了的。」

  看到那男人伸出来的禄山之抓,那运动衫的少妇的脸上不由的微微一红,在那男子的手就要摸到自己的那高耸的胸脯上的时候,那运动衫的少妇伸出手来,在那人的手上轻轻的拍了一记,娇嗔的道:「摸什么摸了,你要看,也是看她的呀。」

  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手来,抓住了那男子的手,向着那穿着背心的少妇的胸前摸了过去。

  那男子微微一笑,道:「好,我就先看看她在想什么,然后再看看你的。」
  一边说着,那男子一边将手慢慢的伸向了那背心的少妇的胸前,那男子的举动让我的心中不由的怦怦直跳了起来,一方面,我想让那男子的手抓到那穿背心的少妇的胸脯之上,看一看在我面前上演的春宫图,但另一方面,却心有不廿,为什么这个男子轻而易举的,就和那两个少妇打成了一片,可是在嘴上和手上大吃两个少妇的豆腐,而我,来了半天了,却只能在那里偷偷的欣赏着眼前的秀色。
  那穿着背心的少妇身子一闪,就将那男子的禄山之抓给躲了开去,给了那男子一记白眼,而那男子却丝毫不以为意,将手放了下来,微笑的看着那穿背心的少妇道:「怎么了,还不好意思,想到哪里去了呀。」

  那运动衫的少妇听到那男子这么一说,不由的又是一阵格格的大笑,胸前的那一对饱满的双峰,再一次的波动了起来,看得我几乎连口水都要流了出来。
  笑过之后,那运动衫的女子娇声的道:「看你这个人,猴急什么呀,光天化日之下,就要对人家动手动脚的,你不知道,你这样子做,人家会不好意思的吗。」
  那男子转过身来,看了看那穿运动衫的少妇,道:「人家不好意思,我看不是吧,你是不是看到我只动她,心中不乐意了,来,来,来,我好好的安慰你一下好吧。」

  一边说着,那男子一边伸出手来,就向那运动衫的少妇的脸上摸了过去,那运动衫的少妇看到男人的举动,不由的嘴里发出了一声惊呼,刚刚想要躲开,却哪里还来得及,就被那男子的色手在弹指可破的俏脸上给摸了一把。

  那男子摸了一下那运动衫少妇的脸后,立刻就把手给缩了回来,躲过了那运动衫少妇想要打自己的小手,然后,那男子夸张的将手放到了鼻子底下,深深的呼吸了一下后,才做出陶醉状对那运动衫的少妇道:「不错,不错,又香又滑,怪不得你老公这么疼你,可惜了,我就没有这个福气了。」

  那运动衫的少妇看到那男子的样子,不由的又羞又急,在这种情况之下,那少妇不由的狠狠的跺了一下脚,一个身体扑了上去,那样子,好像是要打那男子一样的。

  看到那运动衫少妇的样子,那男子却凛然不惧,一双手伸了出来,抓住了那运动衫少妇的两只手,笑嬉嬉的道:「我是在赞美你呢,你生什么气呀。」
  那少妇被那男子抓住了手,不由的更加的气急了起来,可是那少妇力弱,急切间又从那男子的手下挣脱不出来,在这种情况之下,那运动衫的少妇不由的挣扎了起来。

  那男子看到那少妇挣扎了起来后,脸上的笑容更加的密了,同时,那男子嘴里低声的道:「不要再动了,你再动,我都可以看到你的乳房了。」

  听到那男子这么一说,那运动衫的少妇连忙低下头来,看了看自己的衣服,才发现,自己的运动衫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滑到了肩头之上。自己的那丰满的双峰的边缘已经露了出来。

  在这种情况之下,那运动衫的少妇不由的又羞又急,可是看到那男子炽热的目光正看着自己那一片雪白的胸脯,却不知怎么回事,心中不但没有丝毫的怒气,想反的,一种异样的感觉反而涌上了心头。

              正文九春情勃发

  在这种情况之下,那少妇不由的静静的站在了那里,一张脸也不由的泛起了红晕,更显得那少妇美艳得不可方物,我看到,那运动衫少妇的胸脯有一段已经露了出来,那白白的胸脯,诱惑着我的眼球,刺激着我的神经,使得我的身体的某个部位更加的坚挺了起来,已经微微的有些涨得发疼了。

  而就在这时,那一直站在那里不动的穿着背心的少妇突然间动了起来,走到了那男子的身边,伸出手来,拉开了那男子正抓着的那运动衫少妇的手的手,轻声的道:「好了,别闹了了,还有人在呢。」

  听到那穿着背心的少妇这么一说,我不由的心中一跳,连忙收回了正在那运动衫少妇的胸前不停的打量着的眼光,低头打起了台球来,那男子看到我的样子,不由的眉头微微一皱,转过身来,就要向我走过来,可是,那背心的少妇却拉住了那男子,给那男子使了个眼色。

  我不明白那穿背心的少妇眼色中所包含的意思,但却看到,那男子却停下了身体,又转过身来,面对着那迷人的妯娌两人,同时,我听到那男子嘀沽了一句:「小毛孩子,怕什么呀。」

  那穿着背心的少妇白了那男子一眼,道:「人家还是小孩子,不要这样。」
  那男子伸出手来,在那穿背心的少妇的丰臀上轻轻的拍了拍,小声的道:「好,好,好,我听你的,还不行吗。」

  我看到,那男子的手在那穿着背心的少妇的丰臀上拍了几下后,并没有离开那少妇的丰臀,而是放在了上面,轻轻的移动着,抚摸起了那穿背心的少妇的丰臀。

  看到这里,我的心中不由的一热,不由的开始想像起如果自己的手也抚摸着那个丰满而浑圆挺翘的屁股会是什么感觉来了,想到这里,那男子的一只正在那穿背心的少妇的丰臀上抚摸的手仿佛变成了我的一样,我不由的更加的冲动了起来。

  感觉到那男子的手放在了自己的丰臀之上后,那穿着背心的少妇的身体似乎微微的颤抖了一下,但却并没有反抗,而是只大手在自己的丰臀上抚摸了起来。
  看到这个细节,我不由的暗暗的吞了一口口水,就在这时,那穿着运动衫的少妇突然道:「我说,今天晚上的电影不错的,你请我们看电影吧。」

  那男子道:「好呀,没问题的。」

  那穿着背心的少妇被那男子的大手弄得有点心慌意乱了起来,听到那男子这么一说,不由的妩媚的看了那男子一眼,道:「好什么好呀,每一次都是你请客,这回,说什么也得我请了。」

  听到那穿背心的少妇这么一说,我不由的恍然大悟了起来,怪不得这三人在我面前无所顾及呢,原来是早就勾搭上了呀。那男子正要说什么,那穿背心的少妇却白了他一眼,道:「走吧,跟我上去,我给你拿钱去,你可以去卖票呀,不然去晚了的话,没有票了,电影可就看不成了。」

  听到那穿背心的少妇这么一说,我不由的在心中暗骂了起来:「拿钱还要两个人一起去吗,一个人去不就行了,这话分明是说给我听的,这对狗男女,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干什么去了,你们不就是干那事去了吗。」

  看着两人一先一后的离开了台球室里,上楼去了,我的脑海里不由的又现出了那穿着背心的少妇的两腿之间的那一抹让人心动的粉红,想起了那穿背心的少妇的雪白的大腿和那背心紧紧的包裹之下的丰满的胸脯,想像起了那少妇正被那男子压在身下,醉眼迷离,转展呻吟的样子,想着这无比香艳的场面,我的身体的某个部位不由的涨得有些难受了起来,但那穿运动衫的少妇还在,我又不敢离开台球桌,生怕自己一离开台球桌,自己两腿之间的丑态就被那少妇给发现了,在这种情况之下,我发泄似的狠狠的将桌上的球击了出去。

  正在这时,我感觉到一阵香风扑入了我的鼻腔,自己的胳膊处也传来了一阵让我冲动的软绵绵而富有弹性的感觉,我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荡,抬起头来,却发现那少妇正似笑非笑的站在了我的身边,一个丰满的胸脯,正有意无意的靠在了我的胳膊之上。

  看着那穿着运动衫的少妇的绯红的俏脸,闻着从她的身上散发出来的能够让男人产生冲动的略带着一点点汗味的体香,我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荡,一双眼睛,也不由自主的向着那少妇的高耸的胸脯看了过去。

  我看到,那运动衫的少妇的运动衫,已经滑到了肩部,一大片雪白的胸脯露了出来,那两片雪白的微微的隆起,现在就在我的面前,诱惑着我,看到这里,我心灵深处的某个敏感处的部位仿佛给触动了似的,我感觉到,那种昨天晚上才经历过的欲仙欲死的感觉又出现在了身体的某个部位。

  那运动衫的少妇仿佛很喜欢我这么看她似的,不但没有在意我那火辣辣的目光,相反的,那运动衫的少妇脸上反而浮现出了一丝妩媚的笑容,一个身体,更是象水蛇一样的扭动了起来,当然,那本来有意无间的贴在了我的胳膊上的双峰,和我的身体接触得更加的紧密了起来,使得我更加的能清晰的体会到女性的伟大和温柔。

  一阵阵的温热的而让我心动的热力从那运动衫的少妇的身上散发出来,冲入到了的心中,撩拨着我的神经,使得我的呼吸微微的变得有些异样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不由的在暗暗的吞了一口口水后,暗道:「她妈的,看来,这个少妇也动情了,老子要是不动手,也对不起她了。」

  想到这里,我不假思索的胳膊上微微的一用劲,就用我自己的胳膊顶在了那运动衫少妇的胸脯之上,这一下,我不但感觉到了那少妇的胸脯的饱满和坚挺,而且,就边紧紧的包裹着那少妇的胸脯的内衣的硬硬的痕迹,我也清晰的感觉到了,那种让人说不上来的刺激的感觉,一下子让我无比的兴奋了起来,一个身体,也不由有意无意的向那运动衫的少妇移了过去。

  那少妇格格的笑着,身上的体香不停的弥散在空中,使得这间空荡荡的台球室里,充满了一种暧昧的气氛,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不由的心儿怦怦的直跳了起来。

  那少妇感觉到了我的身体的变化,不由的腻声对我道:「来,我陪你打一局吧,她们两个上楼拿钱去了,我也正好闲着没事,不过你放心,这一局我请你,不管输赢,都不收你的钱。」

  由于那运动衫的少妇站得离我很近,又在她的有意为之之下,使得那运动衫的少妇说出来的这些话,如同是贴在我的耳朵边上所说的一样的,一阵阵的微微带着一点点香甜的气息从那少妇的嘴里喷发出来,一边刺激着我的耳朵,让我全身都不由的微微的酥痒了起来,一边撩拨着我的心扉,让我不由的有点蠢蠢欲动了起来,在这一刻,我多想将那少妇给搂在怀里,让昨天晚上和高岚在一起时那欲仙欲死的一幕在今天重现。

              正文十春意浓浓

  那少妇听着我微微急促的呼吸声,脸上的媚意更加的浓了,在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了我一眼后,才又说:「怎么样,你说句话呀。」

  我点了点头,道:「好呀,来一局就来一局,谁怕谁呀。」

  听到我这么一说,那运动衫少妇不由的嫣然一笑,仗下身子,就伸手去台球桌子上摆球。而我为了方便她的行动,不由的微微的向后退了一步,从后面开始打量起那少妇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