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小虎的放荡生涯】(卷02)(241-260)【作者:马小虎】   都市激情 
字数:4278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百四十一章、怒掰手指

  原来大狼早上换完药,觉得无聊就出去溜达了。太监也不知道大狼不在,他也是刚进来不一会儿。

  刘刚一见是太监,他第一个就冲了进去。太监忙往后退,一直退到窗口,翘着兰花指指着几人,「你们别过来……」

  和他一起的男生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大智薅着头发猛的朝墙上一撞,他就感觉眼冒金星,捂着脑袋迷糊的蹲在地上。四眼咣当一脚把他踢倒,他就躺在那儿,不敢起来。

  刘刚盯着太监,一步步朝他走去,目露凶光,又带着几分得意说,「跑,你他妈跑啊,我他妈今天说什么都得把你手指掰下来……」

  太监见刘刚马上到了身前,他一下爬上窗台,一只脚放在窗外,手把着窗户框,一脸惊慌的看着刘刚,尖声说,「你再往前走一步我就跳下去……」

  刘刚一下停住了,他还真有些担心太监跳下去。

  马小虎看着太监,呵呵一笑,「你就是太监啊?这到处找你都找不到,没想到在这儿遇到你了,来,下来,我和你聊聊……」

  太监死死的抱着窗框,摇头说,「我不下去,你们赶快走,再不走我真跳下去了……」

  马小虎嘿嘿坏笑,这招他和老妈用过多次了,他根本就没当回事,他故意说,「太监,你不恐高吗?你回头看看下面,你不迷糊?」

  太监的脸色更加惨白,他还真的恐高,腿已经开始轻微的哆嗦上了。马小虎慢慢往前走,他站在刘刚的身边,继续坏笑说,「太监,你想啊,你跳下去啪的摔到地上,骨头全折,脸也变形,血和脑浆遍地都是……」

  马小虎还没等说完,太监脑海中就浮现出这个画面。他立刻紧皱着眉头,闭着眼睛「啊」的一声尖叫,「马小虎,你他妈给我闭嘴……」

  刘刚见太监走神,一个箭步穿了过去,想要抓住他的腿。太监一看刘刚过来,他下意识的想躲,腿一下挪到了窗外,却被窗框绊了下,脚上的鞋从九楼掉了下去。两腿一下同时悬在外面。手上一滑,一只手脱落,另外一只手马上坚持不住,眼看就要坠到楼下。

  刘刚忙紧紧的拽着他的胳膊,几人一见不好,都冲上前,用力的抓着太监的手腕,拼命的朝上拉。

  好不容易才把太监拽上来。太监瘫软的坐在地上,脸色惨白,额头上的汗珠顺着脸颊向下淌。两眼直勾勾的盯着前方,也不知他在看什么。嘴大张着,不停的喘着粗气,刚才这一幕完全把他吓傻了。

  马小虎也有些后怕,暗想太监要是掉下去肯定就没命。到时候谁也脱不了干系。

  刘刚也有些心悸,但他更生气。照着太监的大腿踢了一脚,「你他妈怎么不跳了呢?」

  太监脸抽抽几下,也不看刘刚,忽然「哇」的一声大哭起来。还给几人吓了一跳。

  太监整个嘴都咧开了,嚎了好半天也不见一滴眼泪掉下来。马小虎拍了下太监的脑袋,「别他妈哭了,我问你,是谁让你打我们的?」

  太监干嚎,大嘴咧着,「张天奇让的……」

  「谁找的张天奇?」

  「我不知道……」

  刘刚越看越生气,骂说,「我他妈让你不知道……」

  说着蹲在太监旁边,抓紧他的一根手指,用力朝后面一掰,就听「嘎巴」一声,手指就被掰断。太监「嗷嗷」的干嚎,嘴都快咧到耳根上了。刘刚还不解气,刚要掰他另外的手指,病房的门一下开了。

  几人一回头,就见大狼和六狼刚回来。他俩一见屋内的情形,撒腿就跑。四眼离他们最近,忙冲出病房开始拼命追。马小虎几人紧随其后。

  眼看就要抓住大狼,大狼在前面忽然大喊,「杀人啦,杀人啦……」

  他这一喊,从走廊对面的保安室出来三个保安,手拿着橡胶警棍,指着四眼几人,大喊说,「都给我站住,你们干什么的?」

  马小虎一见不好,忙喊大家快跑。电梯是等不及了,几人就从楼梯蹬蹬跑了,出了医院,一个个累的呼哧带喘。

  四眼两手放在膝盖上,弯腰喘着粗气,「他妈的,这大狼的运气太好了,又他妈没逮住他……」

  刘刚有些懊悔的说,「可惜就掰了太监一根手指,早晚我得给他全掰了……」
  刘刚话音一落,四眼就接话说,「对了,大智,那个太监就是之前偷袭你和你女朋友的……」

  大智一听,勃然大怒,嘴里骂四眼,「你他妈怎么不早说?」

  说着就要回医院找太监。

  马小虎忙拉住他,安慰说,「没事儿,以后有的是机会,肯定让你报仇。咱们还是先回学校吧……」

  大智还是忿忿不平,但还是被马小虎拽回学校。

  下午快下班时,丁雅婷发现自己一个肩章不见了,找了半天才想起是落在韩梅家。她就给韩梅打了电话,韩梅正在医院护理母亲。

  丁雅婷先问了问韩梅妈妈的病情,又问韩梅什么时候回家,她好过去把肩章取回来。

  韩梅一想,随口说,「要不你给小虎打电话吧,他有钥匙,你让他给你送去……」

  丁雅婷马上摇头说,「算了吧,你家那魔头我可不敢招惹,还是等你回家的吧……」

  韩梅就咯咯笑说,「怎么了,怕我们家魔头占你便宜啊?」

  韩梅的话让丁雅婷一下想起马小虎轻薄自己的场景,脸有些微红,她反问说,「你是不是想他了,要不我带他去医院给你看看,正好我也去看看阿姨……」
  韩梅也没拒绝,心想让老妈提前见见马小虎也好。

  马小虎一接到丁雅婷的电话他异常兴奋,丁雅婷说去看韩梅妈妈他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

          第二百四十二章、厨房激情(一)

  马小虎和丁雅婷见面后一起打车去了医院。一进门,见韩梅正坐在床头削苹果。见两人进来,忙高兴的迎了上去。

  韩梅妈妈状态还挺好,几人寒暄几句,她就看着马小虎问,「这是谁家的孩子啊?」

  韩梅没等说话,丁雅婷就拍着马小虎的肩膀说,「阿姨,这是我的干弟弟,怎么样,小伙子不错吧?」

  韩梅妈点点头,微笑说,「嗯,长的高高大大,还怪精神的……」

  韩梅在旁边一听心里暗自高兴。马小虎也装作听话懂事的样子和她问好。
  聊了一会儿,丁雅婷见韩梅妈似乎有些累了,就说要走。韩梅松她俩出门,丁雅婷回头对马小虎说,「你就别走了,在这儿陪陪你未来的老丈母娘……」
  韩梅立刻嗔怪的瞪她一眼,嘴里小声说,「别乱说,小心让我妈听见……」
  说着又转身对马小虎说,「小虎,咱们家书柜下面的抽屉里,雅婷的肩章我就放那了,你去拿给她……」

  丁雅婷一听故意逗韩梅说,「哎呦,这就咱家了,马小虎,你行啊,白捡这么个漂亮媳妇,还白弄套房子……」

  韩梅瞪着她,「你赶快走吧你,烦死你了……」

  马小虎却缠在韩梅身边,手轻轻搭在她的蛮腰上。韩梅小声商量说,「你先回去吧,我争取明早回去好不好?」

  马小虎在她腰上捏了两下才和丁雅婷下楼。丁雅婷边走边说,「还挺恋恋不舍的呢,怎么不在这儿陪她呢?」

  马小虎嘿嘿坏笑,看着丁雅婷,「我想回去陪你……」

  丁雅婷瞪他一眼,不搭理他。

  下楼后,丁雅婷一边朝出租车摆手一边说,「肩章你明天送我单位去吧,我得回家了……」

  马小虎一听有些失望,就过去拉着丁雅婷的胳膊,「和我走,你自己去拿……」

  丁雅婷朝马小虎一撇嘴,「我可不敢去,羊入虎口的事我不干。明天送我单位去,别忘啦……」

  说着钻进出租车先走了。

  马小虎失望之极,又无可奈何。低头看着下身,嘟囔说,「本想今天犒劳一下,看来又没戏了……」

  想想叹了口气,打车去了韩梅家,玩会电脑就上床睡觉了。

  一清早,韩梅回到家中,见马小虎躺床上睡的正香,也没打扰他。换了睡衣,去厨房给马小虎做早饭。

  韩梅穿着绿色的裙子,正在厨房炒菜,忽然感觉不对,一回头见马小虎就穿条内裤倚在门上。内裤紧绷着下身,中间那块高高的鼓起。

  韩梅冲他嫣然一笑,「是不是我给你吵醒了……」

  马小虎过去从后面抱着韩梅,下巴放在她的肩膀上,两手穿过腋下,放在她胸前丰满的乳房上,「我闻到香味就醒了……」

  说着用下身在韩梅的臀部来回蹭着,手上也加了力。韩梅扭动着身子,柔声说,「别闹啊,等我炒完菜的……」

  马小虎耍着无赖,两手继续在胸前用力,「你炒你的,我就摸一会儿……」
  说着低头喊着韩梅的耳垂,在上面轻轻含着。韩梅娇喘一声,忙把头歪到一边。

  马小虎一手在前面摸着乳房,另一手伸到韩梅的睡衣中,用力一拽,韩梅的内裤就被拽了下来。他马上把手放到草丛上,手指直接朝花瓣摸去。

  韩梅已经被她弄的娇喘吁吁,有一下没一下的扒拉着锅里的菜,嘴里说着,「老公,听话,菜都糊了……」

  话还没说完,马小虎的手指就钻进花瓣间,来回拨弄几下。

  韩梅的嗓子中立刻发出「哦」的一声,想要制止已经来不及了,马小虎的手指已经往里伸去。

  韩梅好久没和马小虎在一起,被他这么一抚弄,身子发软,下身的爱液也慢慢流了出来。

  她忙把火关了,把马小虎的手指拽出,回身踮起脚尖,两手紧紧搂着马小虎的脖子,两人激烈的拥吻在一起。

  马小虎一边吻着,两手在她的臀部上用力揉捏。好一会儿,韩梅才把嘴松开,媚眼如丝的看着马小虎,「老公,回卧室吧……」

  马小虎在她额头上亲了下,「不,就在这儿……」

  说着把内裤朝下一褪,坚硬一下从里面跳了出来,晶亮的圆头像怒目金刚一般,傲然挺立。

  韩梅见到坚硬,忙去用手握着,感觉手心中一股滚烫。马小虎低头轻声说,「给我亲亲……」

  韩梅撅着嘴吭吭两声,她一直不太喜欢用嘴。马小虎嘿嘿坏笑说,「那天你说我想怎么弄都行的……」

  韩梅在坚硬上用力握了一下,嗔怪说,「我说别的话你记不住,这种话你记得最清楚……」

  嘴里这么说,但还是蹲下身子,用舌尖在晶亮的头部舔了两下,张嘴慢慢含住坚硬。

  韩梅含到坚硬的中间就不再多往前进,马小虎就挺着下身,慢慢朝里面伸去。坚硬的顶部一到舌根时,韩梅马上把着马小虎的双腿,不让他再动,她感觉自己有些上反,停下适应一阵。

  马小虎低头看着胯下的韩梅,用手扶着她的脑袋,轻声说,「老婆,舌头呢,舔啊……」

  韩梅就在马小虎的腿上轻轻拍打下,开始用舌一圈圈舔着嘴里的坚硬。
  马小虎经历的这几个女人当中,韩梅的的口技是最差的,但每次韩梅帮他用嘴时他都最兴奋,这可能是因为韩梅之前总打他的原因。一旦在自己的胯下时,他总会有一种征服的满足感。

  韩梅慢慢适应坚硬在自己喉咙处的感觉,她开始慢慢吞吐起来。一边亲着,一边抬头看着马小虎,见他舒服的丝丝哈哈的,她吞吐的更卖力了。

  好一会,韩梅才把坚硬吐出,她感觉嘴巴发酸,下身的爱液也越流越多,就站起来说,「老公,不亲了,嘴酸了……」

          第二百四十三章、厨房激情(二)

  马小虎就让韩梅两手摁在灶台上,把她身子向后拉,让臀部高高的翘着。
  马小虎把睡衣朝上面一掀,洁白光滑的屁股就露在外面。绿色的围裙还在前面晃悠着。

  韩梅主动把两条修长的大腿分开,臀部尽量上提,就等着坚硬的侵入。
  马小虎扶着坚硬,从臀部下面的空隙中穿过,盯准花心,朝前猛的一用力,坚硬的头部就「嗞」的一下钻进花瓣中。

  韩梅立刻发出一声悠长的呻吟,马小虎继续用力,坚硬就朝着里面慢慢拱着。花心中的肉壁开始蠕动,一点点揉夹着马小虎的坚硬,刺激的马小虎头皮一阵阵麻酥,也不敢太用力,怕自己一时忍不住再缴械投降。

  随着马小虎坚硬齐根进入,韩梅就感觉整个身子都被他填满,她两手紧紧把着灶台,头向下低着,张着嘴,急促的呼吸着。

  马小虎两手紧紧把着韩梅的臀部,他晃悠着屁股,让坚硬在花心中一圈圈的用力磨蹭。韩梅感觉下身一阵翻江倒海,爱液一汩汩流出。她不由的把臀部朝后顶,嘴里娇媚的说着,「老公,快,快动……」

  马小虎就开始用力的抽送,他时浅时深,坚硬就在花心中进进出出,每一下都带着花瓣来回翻合,里面粉嫩的肉壁也绽放出来。坚硬一下下的冲击,马小虎的胯骨也一下下的撞击着屁股,整个厨房都是「啪啪」的声响,一时间春色无边。
  马小虎一边抽动一边把手伸到睡衣里,摸着韩梅朝下悬挂的两个丰满的乳房。乳房悬着,在手里的感觉更加柔软。马小虎就用力的揉捏。直到韩梅喊疼,他才把手松开。

  马小虎越动越快,韩梅就低着头,满面潮红,嘴里一直哼哼着,头发散落下去,从后面看像一条黑色的瀑布。

  韩梅感觉自己的下身越来越痒,然后就是一阵酥麻,花间的肉壁开始不受控制的不停蠕动,两瓣花瓣开始不停的收缩,一下下夹在坚硬上。她忽然脖子后仰,张着红唇,发出一声放肆的「啊」叫,声音极大,厨房里似乎都有了回音。
  马小虎一见韩梅高潮来了,他开始更加用力的冲撞,感觉韩梅的下身就像一个婴儿的小嘴,正用力的吮吸着坚硬。四周的肉壁像旋转的陀螺一样,不停的朝坚硬挤压、磨蹭。

  马小虎不由的打了个冷战,坚硬在花心中跳了几下,一股股热流朝韩梅的花心中喷射,好半天才结束。

  马小虎的下身依旧在花心中放着,他上身趴在韩梅的后背上,嘴里哼哼呀呀的。韩梅把屁股朝后一顶,娇嗔说,「你要压死我了,还不拿出去啊……」
  马小虎赖在她身上,嘴里嘟囔说,「再让我舒服一会儿,好久没这么舒服了……」

  好半天,马小虎才从韩梅的身上起来。清理完下身,韩梅瞪着他,「菜都糊了,我看你一会儿吃什么?」

  马小虎在她胸前的乳房上抓下,「吃她……」

  没办法韩梅只得重新做了菜,吃完饭,她把丁雅婷的肩章找了出来,递给马小虎,「你给雅婷送她单位去吧,我一会儿先去医院送饭,回头再去学校……」
  马小虎在韩梅脸上亲了一口,一边答应一边出门。打车一到派出所,马小虎就想起上次被抓挨打的情形,心里暗骂了句娘,快步上了台阶。

  丁雅婷也刚到办公室,今天对桌下片儿,办公室就只有她一人。她刚打开电脑,马小虎就进来了。还把她吓一跳,一边接过肩章一边问说,「你来怎么也不打了电话,还好我今天没出去,要不你白来了……」

  马小虎嘿嘿一笑,也不吭声。大大方方的坐在丁雅婷的位置上,手拿鼠标就要乱动。

  丁雅婷站在办公桌旁,她忙制止说,「别乱动,这是我们公安内部网……」
  马小虎一撇嘴,不屑的说,「让我看我都不稀的看……」

  说着转身看着丁雅婷。丁雅婷穿着蓝色制服衬衫,高高隆起的乳房在衬衫下呼之欲出。下身是警裙,露出光滑的小腿。头发随意的扎成了马尾,在脑后晃荡着。

  丁雅婷见马小虎盯着自己,就白了他一眼,「看什么看,回去看你家韩梅去……」

  马小虎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早上刚看完……」

  丁雅婷一听,心里不由的一动,看着马小虎说,「你俩可真行,大清早的时候都不浪费……」

  「那是啊,咱俩也别浪费了……」

  马小虎一边说着,一边拉住丁雅婷的手朝自己的椅子前拽。丁雅婷没防备,被他一把拽到怀里。她忙挣扎要起来。马小虎就死死的抱着她的腰,不让她乱动。
  丁雅婷有些急了,「你快松开手,这是办公室……」

  马小虎威胁说,「你别乱动,你乱动我可往里伸了啊,我就问你一个问题……」

  说着一只手就放到丁雅婷的衬衫下面。丁雅婷知道这个混蛋肯定能干出来,她不敢动,忙问说,「你要问什么,快说?」

  「那天在你家你说第二天找我你怎么没找?」

  丁雅婷脸色一红,回头问,「你想让我找你?」

  马小虎点头。

  「那你松开我……」

  马小虎不肯,「你告诉我什么时候我就松……」

  「明天,」

  马小虎一听心花怒放,「真的?骗我你是小狗……」

  丁雅婷认真的点了点头,「我说明天就明天……」

  马小虎这才把手松开。

  丁雅婷一站起来就就忙把裙子整理好,看着马小虎说,「行了,我都答应你了,你该走了吧……」

  马小虎嘿嘿一笑,手一伸,在丁雅婷的胸前抓了下,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就连忙跑了出去。

  气的丁雅婷在后面直跺脚。

           第二百四十四章、谋划扩张

  马小虎一出派出所,打了辆车回学校。快到学校时,手机收到一条点播信息,就听里面一个女声说:「马小虎先生,您的好友丁雅婷女士为您点播一首『明天的明天的明天』,她祝您明天快乐!」

  马小虎气的把电话一挂,知道上当了。

  一到班级门口,马小虎见刘三正鬼鬼祟祟的在门前晃荡,刘三也看到了马小虎,忙低头匆匆走了。

  马小虎猜他是找胖妞。一进班,胖妞正好往出走,马小虎就喊她说,「胖妞,你来,我有事和你说……」

  胖妞一听脸色就变了,她知道马小虎是这些人的大哥,猜到他找自己应该和刘三有关。心里虽犹豫,但还是跟马小虎出了班级。

  两人到楼梯拐角无人处,马小虎故意装作一脸严肃,他盯着胖妞,「胖妞,你和我说实话,你和刘三到底什么关系?」

  胖妞一听心里更加担心,她见马小虎一脸严肃,又不敢撒谎,只好实话实说。原来两人初中时曾谈过一段,但毕业后就分手了。耗子进去后,刘三又来找了胖妞。胖妞一是念及旧情,再有她心里觉得等不起耗子,就答应了刘三。

  马小虎听完,心里为耗子感到不值。要不是胖妞,耗子也不至于进去。但这话马小虎还没办法说出口,他看着胖妞,用商量的口吻说,「胖妞,你和刘三的事我不管,但我有个事情求你,你必须答应……」

  小胖妞一听马小虎说不管她的事,眼睛一亮,连连点头说,「你说吧,只要我能做到我肯定做……」

  马小虎叹了口气,「这几天你和我去看看耗子,你先别和耗子提这事,他要是知道肯定会伤心死,我怕他在里面不好好改造,等他出来后我和他解释……」
  胖妞心里对耗子也很愧疚,她想到没想就答应了。马小虎这才让她回班,他在后面唉声叹气,为耗子惋惜。

  中午吃过饭,马小虎和包知道正往寝室走,路过超市时谢小权走了出来,在后面喊住两人。

  马小虎见谢小权脸色不好,就问说,「小权,怎么了?脸拉这么长?」
  谢小权皱着眉头看着马小虎,认真的说,「小虎,我得和你好好谈谈了,走,到我办公室……」

  谢小权特意在超市后面弄了个小办公室,三人进屋坐下后,谢小权就对马小虎说,「我得和你说下超市的问题了……」

  马小虎楞了,「超市这不是挺好的吗,有什么问题?」

  「赚钱却看不到钱,这就是问题!」

  谢小权开始给马小虎算账。超市不是不赚钱,从开业到现在少说也得赚个十五六万,但却看不到钱。原因就是花销太大,赔偿牛奶中毒的同学、帮耗子减刑还有这次打架的损失,以及受伤看病的钱全是超市出的。而现在马小虎还欠韩梅和孙奎九万,虽然两人也没打算管他要,但这钱必须都要算里的。

  马小虎一听也没当回事,随口对谢小权说,「慢慢来吧,这也不是着急的事,总不能把全校学生都拉到超市买东西吧……」

  谢小权扶了扶眼镜,对马小虎的话有些不满,他看着马小虎,「小虎,这么下去根本不行,以后花钱的地方多了去了,靠一个超市根本维持不下去……」
  包知道在旁边插话说,「小权,你是不是有什么新的想法?」

  谢小权一听叹口气,抱怨的说,「哎,人家吗马老大把手一甩,什么也不管,我这个狗头要再不想着点,这以后可怎么办?」

  马小虎一听就知道谢小权又有鬼点子了,就忙过去站到他身后,帮他捏着肩膀。一脸谄媚的说,「权哥,你辛苦,我给你放松放松,快说说你的想法……」
  谢小权心安理得的接受马小虎的服务,把他想法说了出来,「我有几个想法,第一个是兼并其他超市,不过这个实施起来难度最大,能在学校开超市的,背景都不简单,他们和校方关系都挺深……」

  包知道马上点头说,「谁都知道学校的超市最赚钱,谁也不可能把这么好的买卖拱手让人,别到时候得罪了学校领导,把这个超市再给收回去……」

  谢小权点头继续说,「老包的想法和我差不多,第二个是就像四眼那样,校内收保护费,校外找场子合作……」

  他还没说完,马小虎一边给他按摩,一边打断他说,「这个不行,这么做等于抢了四眼的饭碗,这就不用考虑了……」

  谢小权点点头,他想到马小虎不会同意的,「第三就是开网吧……」

  包知道有些惊讶的问,「网吧?在哪儿开?」

  「校内……」

  「啊?」

  包知道瞪大眼睛看着谢小权,可谢小权一点也不像开玩笑的样子。

  马小虎却一下笑了,他走到两人身前,比比划划的说,「这个想法好,咱们先在学校里面开个网吧,再开个KTV,弄个夜总会、迪吧什么的,找几百个女学生坐台,咱们到时候什么也不用干,就坐寝室数钱玩……」

  包知道被马小虎逗笑了,他也觉得不可能,「小权,你想法倒是挺好,可学校根本就不会同意……」

  谢小权也没在意马小虎的冷嘲热讽,他白了马小虎一眼,「现在的社会不是拳头决定一切,是智商决定一切,知道吗?我和你说怎么感觉像对牛弹琴呢,从现在开始你别插话,听我说……」

  马小虎见谢小权说的认真,他就点了点头,「你说吧,我不插嘴了……」
  谢小权站了起来,伸出手指开始逐条讲,「首先我们不能叫网吧,要叫科技信息服务站,免费提供学生网上学习,再聘请两个电脑老师,免费教各种电脑知识。你说我们要这么干,学校能不能同意?」

           第二百四十五章、明目张胆

  马小虎马上点头,「肯定能,你这就是开了个福利站,谁能不同意?」
  谢小权瞪了他一眼,「鼠目寸光,我们可以这么做,一楼就是信息服务,拿出十台电脑免费提供那些真想学东西的人,二楼就随意了,是打游戏看电影的就随他们便了,但是名字必须叫信息服务站,不能叫网吧……」

  包知道一听马上竖起大拇指,「这想法牛B,挂羊头卖狗肉。这要是真开起来,每天就光是逃课的学生你这都装不下,但我还是担心学校不能同意……」
  谢小权没吭声,走到办公桌前,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布袋,扔在桌上,看着马小虎说,「这里是三万块钱,你去找总务李校长,咱们能不能干成就看你能不能攻下他了……」

  包知道插嘴问说,「就算是拿下来了,买电脑的钱从哪出啊?这可是一大笔钱啊……」

  谢小权自信的说,「先上六十台,钱不够的话就找人投资,放心,这稳赚不赔的买卖,有的是人想投……」

  说着他又嘱咐马小虎,「你去和李校长一定要实话实话,什么也别隐瞒……」
  马小虎点点头,拿着钱出了超市。

  李明启拿着文件正往办公室走,一到门口见马小虎手里领着布袋站在那,他还有些奇怪,随口问,「马小虎,你怎么来了?」

  马小虎立刻恭敬的说,「李校长,我有点事情想和你说下……」

  进了办公室,李明启指着对面的座位让马小虎坐。马小虎没敢,他把布袋朝办公桌上轻轻一放,「李校长,这是送给您的……」

  李明启随手打开,见里面三捆百元大钞,抬头看着马小虎,一脸严肃的说,「你这是干什么?有事说事,少和我来这套……」

  马小虎第一次给人送礼,本来就紧张,被李明启这么一说,他更紧张了。吞吞吐吐的把来意说了。

  李明启听完,嘴角挂着一丝冷笑,「你小子脑袋倒是挺够用,能想出这么个主意。但学校现在没有这个打算,你就赶快给我回去老实上课。还有你把我当什么了?拿这钱是想收买我?你要再给我搞这种歪风邪气,到时候我把超市都给你收回来……」

  说着盯着马小虎,怒喝一声,「马上回去!」

  他这一声吓的马小虎一哆嗦,拿着钱袋灰溜溜的走了。

  马小虎一走,李明启点了支烟,靠在沙发椅上想了半天,自言自语的嘟囔一句,「还是小啊!」

  马小虎一回到班级,包知道就问他怎么样。马小虎把李明启的话说了一遍。包知道疑惑的说,「他是不是嫌钱少啊,不行再多送点呢?」

  马小虎灰心,摇头说,「我看还是算了吧,再去我怕他真把超市收回来……」
  包知道叹了口气,「那就等找小权,咱们再商量商量……」

  说着一下又想起一件事,「对了,小虎,最近肖凯和长毛总往高二跑,一天天神神秘秘的,也不知道研究什么呢……」

  马小虎正郁闷,随口说,「他和韩宇也掰了,还去高二干什么?」

  包知道摇摇头,「不知道,等我再打听打听吧……」

  韩宇最近很少来学校。陈亦冰她也没什么朋友,每天就一个人出出进进的。
  中午放学时,她正打算去小食堂吃饭,肖凯和长毛却在后面叫住她。陈亦冰一见肖凯,心里有些紧张,她总觉得有些对不起肖凯。

  肖凯上前笑呵呵的说,「嫂子,别去食堂了,我想请你出去吃顿饭……」
  陈亦冰马上摇头说,「谢谢你了,我在食堂吃就好,没事我走啦……」
  说着转身就要走,肖凯忙拦住她,「嫂子,别着急啊,我有个东西给你看看……」

  说着从手包中拿出两张照片递给陈亦冰。陈亦冰一看,脸色一下变了,一张是陈亦冰进宾馆的照片,另外一张是她和韩宇还有徐迪清从宾馆出来的照片。两人一左一右挽着韩宇的手臂,神情都很亲密。

  陈亦冰内心狂跳,她看着肖凯,有些紧张的说,「肖凯,你什么时候照的?你到底要干什么?」

  肖凯嘿嘿一笑,一脸奸诈的说,「没事儿,嫂子,我就想请你吃个饭,怎么样?给个面子吧?」

  陈亦冰身体微微颤抖,手也哆嗦上了,默默的跟着肖凯出了校园。肖凯找了一家饭馆,特意让陈亦冰点菜。陈亦冰把菜单推到一边,轻声问说,「肖凯,你拍那照片也没什么用,你就说你想干什么吧?」

  肖凯乐了,让长毛去点菜,他点了支烟,吸上一大口,看着陈亦冰,「嫂子,我这照片对别人没用,但对你可太有用了……」

  陈亦冰不吭声。肖凯继续说,「嫂子,你家阿姨是小学老师吧?我听说她身体不太好,好像有心脏病和高血压,你说她要知道女儿出去和人开房会怎么样?」
  陈亦冰还是不说话,肖凯得意的说,「开房也就开房了,还三人一起,那两人还是表兄妹,你说阿姨知道会不会犯心脏病?」

  陈亦冰咬着嘴唇,眼圈一下红了,她在父母眼睛里一直是听话懂事的孩子。左邻右舍也都羡慕父母,说养了个好女儿。这件事如果被父母知道了,他们一定会连死的心都有。

  陈亦冰还是抱着侥幸的想法,她狡辩说,「我是和韩宇出去了,但清清和韩宇什么关系都没有的……」

  肖凯连连摆手,皱着眉头说,「你就别替他们遮掩了,长毛亲眼见过的,你们三个的事情瞒不过我……」

  肖凯说着又继续吓唬她说,「对了,你知道我爸是干什么的吧?像你们三人这种行为叫聚众淫乱,可是够判的,到时候我猜全国的媒体都能把你们登出来,那时候你们可真就火了……」

           第二百四十六章、被迫同意

  虽然已是阳春四月,但陈亦冰却感觉自己手脚冰凉,好像坠入了冰窖中。服务员上菜,肖凯特意把盘子朝陈亦冰的跟前推了推,看着陈亦冰,「来,嫂子,吃饭吧,这家菜做的不错,快尝尝……」

  陈亦冰一动不动的坐在那儿。

  肖凯皱着眉头,一脸无所谓的表情,「其实你也没必要愁眉苦脸的,男欢女爱这事也正常,我也不准备为难你,只要你肯帮我个忙,咱们之间就相安无事……」

  陈亦冰一听好像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她忙抬头看着肖凯,轻声说,「什么事,你说吧……」

  肖凯夹了一口菜,边吃边直勾勾的看着陈亦冰,好半天才慢吞吞的说,「也不是什么大事,我就想要几张他们两人的床照……」

  陈亦冰一下惊呆了,她没想到肖凯会提这样的要求。肖凯看着她,眼神轻蔑的问,「怎么,做不到?」

  陈亦冰想了半天,才小声说,「你能让我回去考虑下吗?」

  肖凯「哼」了一声,一脸不屑的说,「不能!」

  陈亦冰心里有顾忌,她又问,「你要照片干什么?」

  肖凯冷笑,「这和你就没关系了,你不想做也没人勉强你,你现在就可以走了……」

  陈亦冰呆坐在那儿,一双杏眼微微闭上,两行清泪夺眶而出,顺着白嫩的脸颊流了下来,好半天她微微点头,「我答应你,但以后请你不要再找我了……」
  肖凯嘿嘿一笑,「你只要把照片给我,其余的都好说……」

  陈亦冰默默点了点头,她站起身,目光躲躲闪闪的,「我现在可以走了吗?」
  肖凯得意的看着她,用命令的口气说,「坐下,饭还没吃呢,走什么走,先把饭吃了再走……」

  陈亦冰心里七上八下的,听了肖凯的话,她竟又坐下了。都说性格决定命运,陈亦冰的性格一直都很软弱,不然她之前也不会答应韩宇双飞的要求。也正是这种软弱的性格,让她以后的生活变得狼狈不堪。

  谢小权也没想到李明启会没要这个钱,他一时也没了主意。包知道问说,「我看要不就多拿点,三万不行就拿五万,看他还怎么办?」

  谢小权摇头,「不行,他要是再拒绝,这个事就彻底没法办了……」

  马小虎也不同意,谢小权忽然说,「小虎,要不你找韩老师吧,看她能不能帮忙?」

  马小虎一听,就装模作样的说,「找她干什么,她现在也不教我们了……」
  谢小权撇了下嘴,「你真拿别人都是傻子呢……」

  谢小权早就发觉马小虎和韩梅关系不正常,他还没等说下话,杨达壮气呼呼的回了寝室。包知道看他的样子就问,「怎么了,大壮,不会又和耗子生气了吧?」
  杨达壮皱着眉头,一脸不悦的说,「他妈的那个刘三和胖妞越来越不要脸了,刚才在操场就扯上手了,我他妈真来气……」

  马小虎侧歪在床上,无可奈何的说,「你情我愿的事情咱们能怎么办,打他一顿也不解决问题啊……」

  包知道也是一脸无奈,他接话说,「是啊,怪就怪耗子瞎了眼,找这么个水性杨花的娘们……」

  马小虎叹了口气,对杨达壮说,「大壮,明天周末,咱们去看耗子,你告诉胖妞和咱们一起去……」

  杨达壮把脸扭到一边,「我他妈才不和她说话呢,看她就恶心……」

  包知道忙说,「还是我去吧,大壮去了别再和刘三打起来……」

  周六一早,几人打了车就奔监狱去了。四眼说他有事,这次就不去了。大家也都明白,四眼是因为刘三和胖妞,才故意躲了的。

  耗子看起来精神不错,比上次强多了。他见到胖妞整个人更兴奋,话也多了起来,胖妞还没等说什么,他就安慰胖妞说,「胖妞,我在里面都挺好的,你不用为我担心,我争取早点出去,那时候就能天天见到你了……」

  胖妞红着眼圈也只是「嗯」了一声。杨达壮看着耗子说话是那种期盼的神情,心里更难过,脑袋一热,张口就说,「看到了还不得气死?」

  他话音一落,马小虎就在下面狠狠掐了他一下。耗子也疑惑的看着他。杨达壮意识到说错话了,忙解释说,「到时候你两天天在一起,我们不得气死啊……」
  耗子一听才哈哈大笑,「没事,哥们永远别女人重要……」

  说着又看着胖妞傻笑,「嘿嘿,我逗他们高兴呢……」

  小胖妞尴尬的笑下也没说话。马小虎故意看着胖妞,话里有话的说,「胖妞,你今天话怎么这么少呢,平时可不这样啊?

  胖妞还没等说话,耗子就替她解释,「谁像你们,一个个跟话唠似的。对了,小虎,你是不是找人了,我们管教现在对我特好,还有头铺对我也很照顾,他们说我家人在外面找了个市里当官的,我一猜就是你找的……」

  马小虎想了半天,才恍然大悟。上次去丁雅婷家,她老公喝多回来,丁雅婷撒谎说了这事。没想到第二天还真给办了。

  马小虎不知道,这事在罗胜眼泪根本就不算什么,他打了电话就能解决。
  几人聊了好一会儿,探视时间早过了,管教才过来喊耗子回去。耗子恋恋不舍的看了几人一眼,然后就盯着胖妞。胖妞好半天才憋出一句,「耗子,你好好改造,我,我们都等你……」

  耗子一听就笑着朝她挥挥手,又对马小虎说,「小虎,帮我好好照顾胖妞啊,等我出去……」

  出了监狱,杨达壮一脚把脚边的一块石块踢的老远,嘴里骂说,「操他妈的,这算什么事儿!」

  小胖妞低着头,跟在马小虎的身后,也不敢多说。

           第二百四十七章、女警送餐

  众人回到市里,马小虎本打算给丁雅婷打个电话,一是感谢她帮了耗子,再有想看看能不能趁机占她点便宜。还没等他打,包知道的电话响了。是他一个小弟打来的。

  包知道最近收了十几个人,就专门打探消息,有几个还真挺机灵,找到不少有用的信息。

  包知道接起电话,小弟告诉他说发现了崔大头。包知道一听忙问在哪儿,小弟回答说在学府路中段一家台球厅,崔大头就带一个人,两人刚进台球厅。
  包知道心里一阵激动,放下电话他马上和几人说了。马小虎一听立刻说,「还等什么呢,快点走吧,他他妈好算露头了……」

  谢小权在一旁忙拦住说,「先别着急,我觉得有点不对……」

  大智看着谢小权,不耐烦的说,「你说哪儿不对?你要是害怕就别去……」
  谢小权摇头说,「这和害怕不害怕没关系。崔大头躲了这么长时间,他怎么可能就带一个人去学府路呢,谁都知道四眼的人天天在学府路晃荡,他怎么可能这个时候出现?我感觉这里有问题……」

  谢小权的话让马小虎也冷静下来,他想想说,「你这一说我也觉得不太对,包子,你再问问那边周围的情况……」

  包知道点点头,拿电话打回去。他问那面有没有什么反常的情况,小弟想了半天才说,今天附近的游戏厅和网吧人好像比平时多不少。

  包知道挂了电话,看着几人说,「他妈的,估计就是崔大头做的套,等咱们往里钻呢……」

  马小虎一听,嘿嘿一笑,「让他们等去吧,咱们回家过周末……」

  大智有些不甘心的说,「操,人多就是他们的人啊?小虎,你JB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胆小了?」

  包知道马上劝他说,「行了,大智,还是稳妥些,过几天刀疤威过生日,他们都能去,咱们到时候再想办法……」

  马小虎点头同意,「对,安全第一,崔大头太他妈狡诈了,咱们还是等等……」

  大智虽然不说话,但脸上却是一副不屑的神情。

  马小虎见大智的样子,特意叮嘱他以后有机会,千万别着急。几人这才各自散去。

  大智却没回家,他心里惦记着偷袭他的太监,暗想如果抓住崔大头,那一定能找到太监。他就决定先去找崔大头,心想他们只有两人,自己完全可以对付得了,大智就一个人朝学府路去了。

  马小虎给丁雅婷打了电话,问她在哪儿,丁雅婷故意气他说,「你管我在哪儿呢,你就老老实实的等明天吧……」

  说着咯咯笑了。

  马小虎一想这事就生气,让她放了好几次鸽子了。但还是忍着把耗子的事情说了,说要请她吃饭感谢她。

  丁雅婷在电话那头说,「吃饭行,但必须带韩梅……」

  马小虎也同意,还没等约时间,丁雅婷忽然又说,「要不吃饭就算了,你给我买碗酸辣粉送来吧,我在单位呢……」

  这周末是丁雅婷值班,她实在不爱吃食堂的饭菜,才这么说的。

  马小虎一听连忙答应,「你等我啊,马上到……」

  马小虎拎着酸辣粉进了办公室,丁雅婷一看就吞了几下口水。她接过餐盒,坐在那儿也不管马小虎,一个人大口的吃上了。

  马小虎坐在椅子上无聊,一眼看到她桌下有把一尺多长的齐头砍刀。他低身拿到手里,仔细的看着。刀把上用红布条插了几圈,刀身是纯钢粹成,拿在手里,沉甸甸的。

  马小虎越看越喜欢,就厚着脸皮说,「雅婷姐,刀送我吧?」

  丁雅婷白了他一眼,嘴里还吃着酸辣粉,「不行,这是前两天夜检时没收的,我还得上交呢……」

  马小虎不死心,继续说,「把刀给我我天天给你送酸辣粉……」

  丁雅婷把最后一口吃完,餐盒扔到垃圾桶里,「不吃了,这东西偶尔吃一次还行,天天吃谁都够……」

  说着站在镜子前拿着纸巾擦嘴。马小虎就过去站在她身后,两手环抱丁雅婷的腰,看着镜子,赖皮的说,「雅婷姐,刀给我吧?」

  丁雅婷盯着镜子里的马小虎,「把手给我松开……」

  马小虎不动,丁雅婷继续问,「你松不松?」

  马小虎还不动。不但没松,还得寸进尺的把一只手攀到了丁雅婷的胸前,隔着衬衫警服摸着丁雅婷的胸部。

  丁雅婷出乎意料的没反抗,就看着镜子中的马小虎。

  「啊」忽然马小虎一声尖叫,单脚在地上蹦来蹦去。原来丁雅婷见他不松手,用高跟鞋一下踩在他脚尖上,疼的马小虎嗷嗷直叫。

  丁雅婷回头看着马小虎,幸灾乐祸的说,「女子防狼术,和你用正合适……」
  马小虎疼的丝丝哈哈的,坐在椅子上就要脱鞋。丁雅婷忙制止说,「你别在我办公室脱鞋……」

  她话已经晚了,马小虎已经脱完了,他揉了两下就把脚朝丁雅婷伸过去,「闻闻,不臭……」

  丁雅婷瞪了他一眼,「你真恶心!」

  丁雅婷怕马小虎再说什么难听话,就转了话题问,「你那朋友在里面表现的好不好?要是表现好的话有可能减刑……」

  马小虎一听,抬头认真的问,「减刑?雅婷姐,你能帮帮他吗?」

  丁雅婷心里一动,看着马小虎说,「能倒是能,不过恐怕得花钱……」
  马小虎忙说,「多少钱?我想办法,能让他在里少呆一天是一天……」
  丁雅婷假装为难的说,「这我得回去问问我老公,具体我也不知道得多少钱……」

  马小虎马上点头,央求丁雅婷说,「雅婷姐,你一定要帮帮忙啊……」
  两人正说着,马小虎电话一下响了,马小虎拿起一看,是个陌生号码,接起就听对方说,「马小虎,我是崔大头,大智在我手上呢……」

           第二百四十七章、误中埋伏

  马小虎一听,急忙把鞋穿好,他站起身,在电话这头大声说,「崔大头,你他妈在哪儿了,你要是敢动大智一下子,我他妈跟你没完……」

  崔大头根本没把马小虎的话当回事,他冷笑一声,「我们在轧钢厂呢,你过来吧,不过你最好一个人来,别人我可不想见……」

  马小虎答应说,「就是学校附近的钢厂吧?好,我马上到!」

  马小虎说着把桌上的砍刀拎了起来,对丁雅婷说,「这刀借我用用……」
  也不等丁雅婷说话,他转身就跑。丁雅婷在后面追他说,「哎,马小虎,你等下,你干什么去……」

  马小虎也不搭理她,直接跑出派出所。丁雅婷知道他要去打架,忙出了办公室,叫了两个协警一起追了出去。

  原来大智去了学府路之后,他并不知道崔大头在哪个台球厅,他就一家家找。
  刚进一家台球厅,就见崔大头正低头打台球,见大智进来,崔大头竟冲他笑了笑,「大智,就你一个人来的?」

  大智虽然鲁莽,但他不傻。一听这话就知道上当了。再一回头,就见门口已经黑压压的一片人。而二楼也开始慢慢下人。

  崔大头瞄准白球,朝黑八一个长线打去,「啪」的一声,黑八落袋,他开始往出掏球,边看着大智问,「大智,马小虎呢?」

  大智看着崔大头,一脸不服。他瓮声瓮气的说,「给你选坟地去了……」
  崔大头笑了,拿着球杆指着大智,「你说你大智,也不是没兄弟,自己还能打,干嘛跟在马小虎身后,像条哈巴狗似的?只要你以后离马小虎远点,不但今天什么事都没有,以后高一老大也由你来当,怎么样?」

  大智想都没想就骂说,「我去你妈了个逼的,崔大脑袋,你他妈今天要是弄不死我,我他妈以后肯定弄死你,对了,还有那个娘们太监,他人呢?」

  崔大头把球杆放到球桌上,他倚在那儿,点了支烟,看着大智,「我看你是死了心跟着马小虎了?是不是?」

  大智瞪着他,大声说道,「别JB废话,要干就干,你们人多你爷爷我也不惧!」

  说着把自己的外衣一脱,扔在旁边的球桌上。露出里面的黑色纯棉背心,背心被大智健壮的身材紧紧撑,身上的肌肉一动一动的,好像要跳出来一样。
  大智朝四周一指,目露凶光,霸气的说,「来吧,一起上……」

  崔大头皱着眉,看着大智,「你他妈真是不撞南墙不回头,想挨揍我今天就成全你……」

  说着手一挥,「给我上……」

  大智已经做好了准备,谁知崔大头这一喊,竟然没人动。这些人也都是欺软怕硬的主,见大智这架势,都想让别人先动,他们在后面捡便宜。

  大智见没人动手,瞪着牛眼,朝他们大喊说,「都他妈一群废物,来啊?」
  大智话音刚落,前面一个高个直接朝大智冲来,嘴里骂着,「你他妈才是废物」这大个双手紧握拳,直奔大智的胸前。他拳速并不快,大智完全能够躲开,但大智却没躲,他挺着前胸直接顶上去。拳头一到他胸前,大智一下抓住他的胳膊,一手用力,另外一手拦腰,竟把这人抱了起来,朝人群中猛的扔了过去。嘴里大喝一声,「给我滚……」

  他这一扔,后面的人居然都向后退,这高个就结结实实的摔在地上,脑袋撞在地砖上,发出「咣当」一声响。

  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大智握着他钵盂一样大的拳头就冲进人群。前面几人见他过来,忙向后退,这一退,后面的人被踩了脚。门口就乱作一团。

  大智也不管这些,谁挨他近他就挑谁打。两个拳头抡的虎虎生风。崔大头看着架势气的直骂,「那他妈手里有东西的往前来……」

  他这一说,后面几个拎着棒子的才往前冲。但门前有几人挡着,一时又冲不进去,只能隔着人朝大智挥去。不但没打到大智,还有几棒子都打在自己人身上。
  大智已经放到了五六个人,二楼下来的人从后面围了上来。大智一见不好,忙把桌上的球杆拿到手里。朝着一个奔他来的棒子一挡,球杆「咔擦」一声直接折断。大智把手里的半截一扔,就用身体扛着棒子,一点点朝门口挤,想从门口冲出去。

  大智已经不知道自己挨了多少下了,身上早就大片青紫。他知道这样早晚得趴下,但还是硬挺着。

  崔大头在后面越看越生气,这几十人还没把大智撂倒,反倒被他打倒十多人。他在旁边指挥说,「没拿家伙的都退开,拿家伙的往前冲……」

  崔大头这一说,效果立刻显露出来。就见七八根棒子同时朝大智身上砸去,大智本想抢来一根,可刚抓住,又有棒子在砸他手腕上。疼的他立刻松了手。
  大智还想前冲,忽然「咣当」一声,大智晃晃悠悠的回头,看了崔大头一眼,慢慢瘫倒在地上。

  大智这一倒地,刚才被他打的人立刻来了精神,围着他一顿疯狂的踢踹。嘴里的话一个比一个狠,完全忘了刚才被大智打的熊样。

  好半天,崔大头才走过来,制止说,「行了,差不多了,你们看着他,别让他起来,更别让他打电话,我先走,下一个该是马小虎了……」

  崔大头刚想走,老板从后面出来,「大头,你们给我这闹成这样,怎么办啊?」
  崔大头回身说,「放心吧,有人赔你,肯定不少……」

  说着带着一群人走了。

  马小虎手里拎着砍刀,连拦了两三辆出租车都没停。他把刀藏在身后,才打到车,上车直奔钢厂。

           第二百四十八章、横遭乱棒

  丁雅婷出来时还是晚了一步,马小虎已经打车走了。她忙和两个协警开车去追。但出租车早就没了影子。

  马小虎这回学的聪明了,他知道崔大头诡计多端,就没让出租车从大道开进去。他在路边下车,沿着小道偷偷的靠近轧钢厂,想看看附近的情况。

  马小虎尽量小心,但轧钢厂四周都是空地,没有掩体。没等靠近就被崔大头的小弟发现。崔大头冲着马小虎大喊,「马小虎,怎么这么胆小了呢,还躲躲藏藏的,快点过来吧,老远就看到你了……」

  马小虎这才大步朝厂房门口走去。一到跟前,马小虎就问崔大头,「崔大头,大智呢?」

  崔大头哈哈笑下,「还真是自己来的,大智在楼里呢,把刀扔了,跟我进去吧……」

  马小虎握着刀,心里盘算着。和崔大头打交道他必须多个心眼,马小虎就盯着崔大头,「我凭什么听你的?不看到大智我不会和你进去……『马小虎话音刚落,崔大头身后的小弟立刻把马小虎围在中间。崔大头晃着大脑袋,看着马小虎,轻视的说,」还都说你马小虎对兄弟讲究呢,让大智一个人去找我,现在我抓了大智你还不敢跟我进去,就你这样还他妈当什么老大?「

  激将法是马小虎最常用的,这招对他根本不管用。马小虎就认准一点,不见大智他就不进去。他紧握着砍刀,看着崔大头,「你别和我说这些没用的,虎爷不见大智你说什么都不好使……」

  崔大头皱着眉头,不屑的一笑,「那你给大智打个电话吧,他又高又大的,把他弄窗户口也太费劲了……」

  马小虎警惕的看着周围,慢慢掏出手机。电话通了,好半天才有人接,但不是大智,就听那人在电话里说,「马小虎,你他妈当的什么大哥,兄弟有难你都不管……」

  马小虎一听以为崔大头说的是真的。他看着崔大头,「我和你上去行,但你必须放了大智……」

  崔大头点头答应,「行,只要你上去,我马上放了大智,你那刀就先扔了吧……」

  马小虎无奈,只好把刀扔到一边,跟着崔大头进了大楼里。崔大头之所以让马小虎进楼,他就一个目的,让他无路可跑。

  马小虎跟在崔大头的身边,一边上楼一边问,「大智在几楼?」

  崔大头撒谎说,「四楼,马上到了……」

  一到四楼,就见里面空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马小虎知道自己上当了,他盯着崔大头问,骂说,「崔大头,我操你妈,大智呢?」

  崔大头哈哈一笑,晃荡着大脑袋,得意洋洋的说,「放心,我的目标是你,大智他还在台球厅呢,我现在就放他……」

  说着掏出电话,一边拨号,嘴里一边说,「等什么,动手吧……」

  崔大头话音一落,围着马小虎的十几个人拎着棒子同时奔他身上打去。马小虎一见这种情形,知道是没办法躲了。他急中生智,一下滚倒在地,冲着眼前的腿就踢去。

  他虽然踢中了两条腿,但根本一点杀伤力也没有。马小虎知道今天在劫难逃,干脆抱着脑袋朝地上一趴,任由他们打了。一时间,棒子和皮鞋像雨点一样落在他身上。马小虎疼的直咬牙,但却一声不吭。

  崔大头打完电话,回来看着抱头在地的马小虎,一脚踹到他脑袋上,一脸轻视的说,「你他妈不是挺牛B的吗,现在怎么像个狗似的呢?」

  马小虎捂着脑袋趴在地上,嘴里恨恨的骂了三个字,「操你妈!」

  崔大头哼哼一笑,咬着牙根,一边踢着马小虎一边骂说,「我他妈让你骂,让你嘴硬,来你接着骂……」

  崔大头踢了好一会儿,又问说,「骂不骂了?」

  马小虎继续骂说,「我操你妈……」

  崔大头气的从旁边人手里接过棒子,恶狠狠的对身边人说,「把他腿抻直,我他妈今天打折他的狗腿……」

  旁边两个小弟马上抓着马小虎的腿,崔大头把棒子高高举起,刚要落下,就听后面有一个女声,「住手,警察,都给我靠墙蹲下……」

  崔大头一愣,他怎么也想不到警察会来,一回头就见丁雅婷带着两个协警朝他们跑来。

  崔大头看着他们马上到身边,忽然喊了声,「快跑……」

  十多人嗖的一下朝门口跑去。两个协警刚要追,丁雅婷叫住他俩,「算了,别追了……」

  丁雅婷之所以不让追,是因为她怕牵连到马小虎,怕抓住了再弄出别的麻烦。
  马小虎晃晃悠悠的爬了起来,他咧着嘴看着丁雅婷,强做笑脸的说,「雅婷姐,我脸没坏吧,」

  丁雅婷瞪了他一眼,也不搭理他,掏出手机打给韩梅,「你这好弟弟又打架了,你赶快回家,我给你送回去……」

  韩梅本来在医院,一听马小虎又打架了,她马上安排下就忙回了家。

  马小虎浑身上下没一块好地方,丁雅婷一过来扶他,他就疼的吱哇乱叫。丁雅婷瞪着他,又气又有些心疼的说,「刚才上来的时候怎么没见你喊呢?现在叫唤上了……」

  马小虎看着丁雅婷,一咧嘴,「刚才不是没看见雅婷姐吗?」

  丁雅婷见有两个协警在场,怕马小虎胡说,忙回身对两人说,「你们先回去吧,这是我朋友的弟弟,我把他送回家去……」

  到了韩梅家,丁雅婷扶马小虎上楼,韩梅已经到家了。见马小虎这样,她心疼的扶他坐到沙发上,问说,「你怎么又打架,伤没伤到?」

  马小虎不停的哎呀着,也没回答韩梅的话。丁雅婷看着韩梅说,「应该没什么大事,你看看他身上吧,他们是用棒子打的……」

          第二百四十九章、胁迫上床(一)

  韩梅瞪了一眼马小虎,把他上衣脱光。就见身上一道道紫青的淤血印,有些地方已经破了,开始往出渗血。

  韩梅忙去拿了红花油,开始一点点往他身上抹。韩梅刚擦几下,她爸爸就来了电话,她把红花油递给丁雅婷,「来,你帮他擦擦,我去接电话……」

  丁雅婷一边擦,马小虎一边小声说,「雅婷姐,你手真软……」

  丁雅婷与其说是擦,不如说是抚摸,马小虎健壮的身材本来就让她有些心神荡漾,加上他这一说丁雅心跳开始加快,脸颊也上了红晕。她忙随意涂抹几下,就对正接电话的韩梅说,「韩梅,我值班,得先回去了,哪天再来看你……」
  说着也不等韩梅说话,她转身下楼了。

  陈亦冰站在肖凯的出租楼下面,内心一阵狂跳,她紧张的不行,两腿止不住的轻微颤抖。她拿出手机又看了下上面的照片,想了好一会儿,才叹息一声慢慢上楼。

  肖凯听到敲门声,他微微一笑,知道是陈亦冰来了,就起身开门,见陈亦冰脸色惨白的站在门口。肖凯忙把她迎进了屋。

  肖凯指着沙发,笑容满面的说,「嫂子,快坐,这么快就有照片了?」
  陈亦冰站那儿不肯坐,也不看肖凯,低着头轻声说,「肖凯,你以后别叫我嫂子了……」

  肖凯嘴角冷笑下,看着眼前的陈亦冰。陈亦冰穿了件普通的淡粉色半截袖,下身穿条随形牛仔裤。穿着虽然普通,但高隆的乳房,颀长的大腿,外加她出众的身材都让肖凯心里一动。

  肖凯看着陈亦冰,皮笑肉不笑的说,「那不叫你嫂子叫你什么?冰冰?」
  陈亦冰不吭声,肖凯眼睛盯着她胸前的乳房,问说,「照片拍好了吧?给我吧……」

  陈亦冰犹豫半天才从包里掏出手机,翻出相片递给肖凯。一共就照了两张,一张是徐迪清跪在床上,韩宇从后面插入。还要一张是韩宇扛着徐迪清的大腿,从正面进入。

  肖凯越看越生气,他心里一直对徐迪清还有些感情,想到徐迪清和韩宇背着自己搞在一起。他心中这股火越烧越旺。恨不得把两人活生生剐了,才能解了心头这股恨意。

  两章照片都是在韩宇身后拍的。肖凯看了一会儿「啪」的把手机扔在茶几上,这声音吓陈亦冰一跳,有些疑惑的看着肖凯。「你这都是背后拍的,根本看不清两人的脸,谁知道这两人是谁?不行,你重拍……」

  陈亦冰一听眼圈就红了,为难的看着肖凯,声音如蚊子般大小,「要是正面他们会发现的……」

  肖凯有些不耐烦的摆摆手,「你不会动动脑子吗?我不管,你自己想办法……」

  陈亦冰也不敢再吭声,低身拿起茶几上的手机,轻声说,「我先回去了,拍好给你打电话……」

  肖凯眉头一下舒展了,忽然笑着说,「别着急走,呆会儿再回去,过来坐会吧……」

  肖凯的笑容让陈亦冰不由的打了个哆嗦,她低声说,「不了,我走了……」
  说着就要走。肖凯一下站了起来,一把抓住陈亦冰的手,把她拽来了过来。陈亦冰一个趔趄,嘴里「啊」的一声惊呼,身子侧倒在沙发上。

  她拼命挣扎,肖凯死死的抱着她,口中威胁说,「别动,再动我可生气了啊……」

  陈亦冰一边挣扎,一边流着眼泪求饶说,「肖凯,我马上去拍,你放开我……」

  肖凯一下急了,双手向后用力,猛的把陈亦冰摔到沙发靠背上,他站了起来,指着陈亦冰大声说,「我告诉你陈亦冰,你别他妈给脸不要脸,你今天敢走出这房间一步,我他妈明天就让你们三个都进去,我要让你家人看看他们的宝贝女儿都干了什么……」

  韩梅靠着沙发,手捂着嘴失声痛哭,但却一动不敢动。肖凯上去拽着她的手,口气缓和了些,「走,跟我进去……」

  陈亦冰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但还是被肖凯硬拉着进了卧室。

  一进卧室,肖凯就伸手要解陈亦冰的腰带,陈亦冰忙推开他,躲闪到墙角,流着眼泪,畏畏缩缩的求肖凯,「肖凯,我求求你了,你别碰我好吗?你让我做的我肯定做……」

  肖凯看着陈亦冰,嘴角带着几分嘲笑,他干脆躺到床上,点了支烟,「陈亦冰,我不难为你,你自己想好了就过来,你要是不想过来你就直接走,后果我也不多说,你自己看着办吧……」

  陈亦冰哆嗦的靠在墙角,只是不停的掉眼泪。肖凯继续说,「你说你这是何必呢,和韩宇也睡了,双飞也飞了,怎么的,瞧不起我?和我上床委屈你了?」
  陈亦冰蹲在墙角,只是不停的哭,人却还是不动,肖凯看了下时间,「我给你三分钟时间,你要是不过来你就直接滚蛋,我没时间和你磨叽……」

  好半天,陈亦冰才站了起来,她默默走到肖凯身边。肖凯得意的笑下,指着旁边的纸抽,「这才对吗,来,把眼泪擦了……」

  陈亦冰一擦完眼泪,肖凯就伸手要脱她衣服,陈亦冰忙躲闪下,轻声说,「我自己来……」

  说着把外衣和裤子都脱了,只剩下胸罩和内裤,默默的上了床,把被子盖到自己伸上。

  肖凯几下就把自己的衣服脱光,坚硬已经立了起来,他钻进被窝嘟囔说,「这天盖被你也不嫌热……」

  陈亦冰闭着眼睛,低声说,「把窗帘拉上……」

  肖凯起身拉了窗帘,又钻进被窝。两手刚放到陈亦冰的身上,陈亦冰就禁不住的打了个哆嗦。

  肖凯双手在陈亦冰的身上游走,摸到乳房时,把手伸到陈亦冰后背,陈亦冰微微欠了欠上身,肖凯顺利的把胸罩解开。

          第二百五十章、胁迫上床(二)

  肖凯一只手放到陈亦冰的胸前,在丰满的乳房上揉搓。手指来回拨弄上面黄豆大小的乳头。乳头受了刺激,一下硬了起来。

  陈亦冰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闭着眼睛,泪水从眼角滑落,滴到枕巾上,枕巾一片湿痕。一种从未有过的屈辱让她觉得自己内心几近崩溃。

  但肖凯却根本不管这些,他趴到陈亦冰的身上,脑袋伏在胸前,张嘴含住一个乳峰,开始用力的吮吸,手在另一只上来回揉捏。胯下的坚硬贴着陈亦冰的大腿来回磨蹭,陈亦冰就感觉大腿上一股火热。

  肖凯用舌尖在乳头上来回舔拨,陈亦冰的胸前一阵麻痒,但她还是一声不吭,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像一根木头,任由肖凯蹂躏。

  肖凯知道她是在和自己较劲,她越是这样肖凯就越不着急。肖凯从乳房开始,一路慢慢向下亲去,一到黒密的草丛时,陈亦冰忙把着他的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