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6.12)【作者:缅怀】   都市激情 
字数:85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六章、从属(十二)

           ——露馅——八月三日星期三

  冯可依从试点的店铺考察回来后,连休息的空档都没有,便急急忙忙地向月光俱乐部赶去,因为距离张维纯规定的晚上十点已没有多少时间了。

  外面的世界灯火辉煌,宛如白昼,月光俱乐部里却绮色昏暗,坐满了寻欢作乐的各色男女。冯可依探头探脑地四下打量,在吧台最靠离里的位置找到了张维纯,只见他正往酒杯里倒酒,腿上坐着一个浑身赤裸的女人。

  冯可依深吸了一口气,不情愿地走过去,站在张维纯身后,低声说道:「对不起,我来晚了。」

  「可依,可真让我久等啊!」张维纯一蹬转椅,把身子转过来,不阴不阳地说道。

  「对不起,因为考察店铺的事耽误了。」张维纯一转过来,冯可依这才发现坐在他腿上的女人是玩偶莉莎,不由一阵恶心,感觉仿佛自己坐在他腿上、被他亵玩似的。

  「如果是因为工作上的事,那就算了,可依,我问你,纸尿裤穿了吗?」张维纯盯着冯可依的小腹,脸上露出一丝淫笑。

  身子情不自禁地一僵,冯可依小声地答道:「穿……穿了。」

  「那么,脱下来吧!」张维纯把玩偶莉莎放下,若无其事地吩咐道。

  吧台前还坐着两名带有女伴的客人,离得不是太远,冯可依为难地蹙起眉,犹豫不定,担心被其他客人察觉。可是想到如果不乖乖听话的话,只怕张维纯不会善罢甘休,一旦他愤怒地叫嚷起来,没有化妆也没有戴面具的自己必定会引人注目。冯可依不想被人认出来,只好屈辱地答道:「是……」

  瞧了一眼那两个客人,见他们没往这边看过来,冯可依连忙把手伸进连衣裙里,捏住纸尿裤上端的束紧部分,在张维纯这个下流无耻的上司面前,认命地往下一拉,把蓄满了尿液的纸尿裤脱下来。

  他到底要欺凌我到什么时候才会够啊……冯可依在心中无力地叫喊着,双眸含泪,因巨大的羞耻,手指不住颤抖着,把吸了三次尿而变得好重的纸尿裤交给张维纯。

  「嘿嘿……这么重啊!尿了很多吧!」张维纯把纸尿裤托在手里,颠了颠,估算着纸尿裤的份量。

  「啊啊……是……是的。」呼吸情不自禁地急促起来,冯可依紧紧攥住手,似乎指尖掐肉的痛楚能令她好受一点。

  张维纯把蓄积了大量尿液而变形的纸尿裤往吧台桌面上一扔,随着「咚」的一声,张维纯脸上升起炫耀般得意的笑容,对冯可依说道:「去找雅妈妈换衣服吧!不许磨蹭,快去快回!嘿嘿……不对,应该是脱光了就回来。」

  「是……」冯可依应了一声,在张维纯的命令下,快步向职员休息室走去,一边走,一边思绪起伏,惊惶地想道,他什么意思?不会不许我穿衣服吧……
×××××××××××××××××××××××××××××××××××
  职员休息室内,化妆师正在给冯可依化妆,依然持续了上一次华丽的舞台妆风格,梦幻,夸张,使用了大量的腮红。冯可依坐在镜子前面,看到自己的样子一点点地变化,直至完全认不出来,不由对化妆师高超的技艺充满了钦佩之情。
  刚开始化妆时,雅妈妈和朱天星站在冯可依身旁观看,几分钟后,雅妈妈接到一个电话,便带着朱天星离开了,职员休息室里只剩下冯可依和化妆师。
  「梦,请问,你……你真的是冯可依吗?」见房间里无人,化妆师偷偷地向冯可依问道。

  「是的。」很奇怪化妆师为什么问这个,想到她早已从雅妈妈和自己的对话中知晓了自己的身份,冯可依便不再隐瞒,实话实说。

  「冯小姐,你幸福吗?」

  「什么?」冯可依没有明白化妆师的意思,奇怪地问道。

  「你快乐吗?我指在这里发生的事。」化妆师强调道。

  「咦!为什么这么问呢?」冯可依警惕起来,脸上露出戒备的表情。

  「冯小姐,你别担心,我没恶意的。」化妆师连忙摆手,待冯可依的表情缓和下来,便叹了一口气,忧伤地说道:「以我来说,虽然身体愉悦,但心里并不快乐,想拼命地抗拒,可是往往以失败告终。」

  冯可依闻言,大有找到知己之感,微微点了一下头,也叹了一口气。

  看见冯可依有认同之意,化妆师眼中一亮,接着说道:「我不知道怎么办,心里很矛盾,很彷徨,可是看到冯小姐,我想还是乖乖地服从身体的需要吧!继续抗拒下去又有什么意义呢!我们从出生那天就持有那样的性癖,早晚都会觉醒的,即使不想又能有什么办法呢!快乐什么的跟我们是无缘了,我们没有快乐,只有快感。」

  「能有什么办法呢?快乐什么的跟我们无缘……」冯可依「喃喃」地重复着化妆师说的话,陷入在沉思中。

  忽然,化妆师大声地说道:「终于好了,戴上这个假发看看,怎么样,很可爱是吧?」

  「是……是的。」镜子里出现朱天星的身影,冯可依会意地答道,漠然地看着镜子里面戴着火红色的假发套、显得火爆性感的自己。

  「既然好了就出发吧!可依,过来!我给你戴狗项圈。」朱天星向冯可依招招手,晃晃手中的狗项圈,眼里射出讥讽的光芒。

  「是……」冯可依怯弱地应了一声,向倚在门上的朱天星走过去,然后,双膝软软弯下,跪在他脚下,慢慢地垂下头,露出修长洁白的颈部,等待朱天星给她戴上屈辱的狗项圈。

×××××××××××××××××××××××××××××××××××
  除了颈部的狗项圈,身体上一丝不挂什么也没有,赤身裸体的冯可依跟在朱天星身后,被不住扯动的狗链牵引着,回到了在吧台等得不耐烦的张维纯身边。
  「嘿嘿……妆化得真不错,这下你就更可以无所顾忌,把淫乱的本性全部暴露出来了。可依,上来吧!」张维纯打量着冯可依,由衷地为化妆后的效果感叹道。

  冯可依还以为张维纯想要自己像假人莉莎那样坐在他的腿上,便羞耻地把手搭在张维纯的脖子上,一扭腰肢,想要坐进他怀里。

  「你个骚货,是这里。」张维纯不客气地把冯可依推了出去,手指用力地在吧台的桌面上敲击着。

  啊啊……丢死人了,这个混蛋故意不把话说清楚,可是,他要我爬到吧台上面,我还光着身子,啊啊……好羞耻啊……会错意的冯可依顿时胀红了脸,羞臊得连连发抖,丰满的E罩杯巨乳波涛般起伏着。

  「别磨蹭,快点!」张维纯伸出手掌,在冯可依的臀部上用力拍了一记。
  「是……」臀部上一阵剧痛,冯可依呼了一声痛,瞧了一眼吧台的高度,只好脱掉高跟鞋,先爬到转椅上,再抓紧吧台,忍着阴户暴露在外的羞耻,把腿一劈,膝盖搭上去,在身后男人们灼热的视线下,笨拙地向上爬。

  随着双腿劈开的动作,开启一线的肉缝鲜红诱人,仿佛最鲜嫩的鲍鱼,汁水淋漓、波光荡漾,汹涌溢出的爱液汩汩地流淌出来,爬到吧台上的冯可依把身子转过来,面对着张维纯跪下,低着头,双手恭顺地搭在腿上,仿佛正在等待下一个命令。

  坐在吧台前的两个客人目瞪口呆地看着冯可依,随后反应过来,一个用力地鼓掌,哈哈大笑,另一个则不住冷嘲热讽,发出低声的咒骂。冯可依沐浴在巨大的羞耻中,脸上时红时白,整个人摇摇欲醉,似乎就要维持不住跪下的姿势了。
  张维纯对冯可依恭顺的态度很满意,点了点头,指指吧台,闷声命令:「躺下!」

  啊啊……要我躺在上面,不行啊!太羞耻了,我做不出来……想象着自己躺在与客人尽在咫尺的吧台上,悲惨地任人一边饮酒一边指指点点、肆意观赏评价这具下流的身体的样子,冯可依一阵眩晕,感到从未这么羞耻过,同时,心中却激昂兴奋,心脏像要跳出胸腔那样剧烈地跳动着。

  急促的喘息声不断地从闭不上的嘴巴里漏出来,胸口起伏不停的冯可依瞧了一眼等得不耐烦的张维纯,羞耻地低下头,然后,缓缓地软倒下去,躺在大理石桌面的吧台上。俱乐部里点着中央空调,冷气调得很大,脊背一接触上桌面,冯可依便感到一阵刺骨的冰凉。这份常人难以忍受的冰凉正是她需要的,燥热难耐的身体一下子得到了缓解,清爽了很多,可心里依旧是跌宕起伏、羞耻难当。
  啊啊……啊啊……我竟然光着身子躺在了吧台上,啊啊……

  就在冯可依羞耻得在心中呻吟的时候,张维纯一手举着装有冰块的酒杯,另一只手忽然挥起,落在高高耸立的乳峰上,指缝间夹着膨胀起来的乳头,掌心和指头扣着丰满的乳房,不轻不重地搓揉起来。

  「啊啊……啊啊……」冯可依情不自禁地哼出了声,鼓胀的乳房上腾起一阵柔美的快感,说不出的舒服。

  「干嘛把腿夹得那么紧,屈膝,劈腿,把你的小屄露出来给我们看!」揉捏了一会儿凝脂般光滑、棉花般柔软的乳峰,张维纯把视线从美得宛如美玉雕琢而成的乳房向下面的阴户移去,见冯可依把腿紧紧合拢着,便不满地叱道。

  「是……」发出弱不可闻的一声回应,冯可依慢慢屈膝,待小腿抬起来后,似乎是受不了男人们充满了兽欲的目光,羞臊地把脸扭过去,然后,抖抖颤颤地把两只雪白的大腿把向两边分去。

  雪白的大腿劈成一个下流的M形,粉嫩无毛的阴户完全暴露了出来,一道鲜红湿亮的肉缝蓄满了爱液,像呼吸似的不断张合,将存不下的爱液挤出去,积在臀沟。

  那两个男客人纷纷下意识地干咽着唾沫,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这幅淫靡的画面,而张维纯则嘴角一勾,露出一个不屑的笑容,似在嘲笑他们没见过世面,也似在讥讽冯可依淫荡的反应,手指在光滑如锦缎的肌肤上游滑而下,拈起早已充血肿胀起来的阴蒂,轻轻地挤压。

  「啊啊……啊啊……啊啊啊……」冯可依情不自禁地张开嘴,发出愉悦的呻吟,同时,心里由衷地幽叹道,啊啊……好舒服啊……

  「啊啊……唔唔……」忽然,冯可依痉挛似的狂抖着腰,原来张维纯把酒杯里的冰块拣了一块出来,放在她的肚脐上。

  张维纯捏着冰块,徐徐地在冯可依的肌肤上游走,小腹和乳房上留下了道道清亮蜿蜒的水痕。一边用冰块刺激着浑身乱抖的冯可依,一边观察着她越来越淫荡的反应,直到冰块融化到捏不住了,张维纯才收回手,淫笑着说道:「可依!
  嘿嘿……看来不仅是羞耻,就连痛、凉这种刺激也能让你兴奋起来,你啊你,让我怎么说你,的确是个不折不扣的M女啊!「

  随后,张维纯把手覆上冯可依不住颤动的阴户,食指向下一勾,顺着濡湿的肉缝滑入火热、紧凑的阴道里。

  「嘿嘿……里面滑溜溜的,好湿!一个劲地吸着我的手指不放。可依,你又发大洪水了,这么下流的姿势是你最喜欢的吧!要不,你干嘛这么兴奋,是不是想要整个俱乐部的人都过来看你发骚的样子呢?」

  就在张维纯尽情羞辱冯可依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呦!这不是张部长吗!怎么一个人在角落里喝酒呢?」

  声音很熟悉,只是被张维纯羞辱得似要晕眩过去、脑中一片空白的冯可依,想不起来是谁,只能惊惶地意识到,又有人过来了,还是一个女人。

  「哦……是花院长啊!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呵呵……你瞧我,玩得有些忘乎所以了,竟然在花院长面前……真是惭愧,惭愧……」张维纯吃了一惊,连忙转身去看,发现站在他身后的女人是名流美容院特别美容中心的负责人——花雯芸,不由尴尬地干笑几声,手足无措地把手指从冯可依的阴道里抽出来。
  「这里我经常来,因为雅妈妈是我们特别美容中心的贵宾会员,而且,这里的女孩儿都在我那里做美容,偶尔,我也会过来看望下她们。张部长啊!不请我喝杯酒吗!这可不是一个有风度的男人做的事啊!咯咯……不要拘谨嘛!男人来这里就是寻欢作乐的,请继续玩,不过,如果你实在介意,那我走开好了。」话虽那么说,花雯芸却一屁股坐在张维纯旁边,笑吟吟地望着他。

  「请给我来杯柔和一些的。」张维纯举起手,向酒保要酒,然后,把头转向花雯芸,一扫先前的尴尬,换了一副热情的嘴脸说道:「花院长,你可别走,早就听说花院长的大名了,一直想约你出来坐坐,只是没有什么好的机会。那个,既然花院长不介意,我一个大男人就更不会介意了,那我继续了,呵呵……」
  瞧着张维纯猴急得马上把手指滑进冯可依的阴道里面,花雯芸扑哧一笑,说道:「今晚不就是个好机会吗!张部长,你是什么时候成为这里的会员的?」
  不会吧!这个女人是花院长,呀啊……不要……冯可依顿时骇得精魂落魄,潮红的脸血色尽失。

  「六月末入的会,现在还是个新会员。」张维纯也不隐瞒,实话实说。
  「咯咯……张部长,不简单啊!一点也不像新会员,看起来倒像是这里的主人,一个人独占这么可爱的女孩儿。」花雯芸掩嘴轻笑,眼里露出惊奇的光芒。
  「呵呵……哪里哪里,这话要是被别的客人听到,会嫉妒的。」在花雯芸不露痕迹的恭维下,张维纯舒坦得浑身轻飘飘的,一阵骨酥神摇,说不出的得意。
  「张部长,我觉得你应该注意一下别人的感受,毕竟大家都是会员,算是自己人,和众人分享比一个人独占要好啊!」瞧着张维纯飘飘然的样子,花雯芸眼中闪过一丝厌恶的眼神,可是马上掩饰起来,稍微带点敲打地说道。

  「哦……是我大意了,一点也没往这方面想,呵呵……」嘴里这么说,脸上却是一副不以为然的表情,手指依旧插在冯可依的阴道里,张维纯一边和花雯芸聊天,一边随意律动,发出一阵淫靡的爱液搅动声。

  「这么想就对了,张部长,这个女孩儿,面孔很生啊!不像是这里的女孩儿啊,是你带来的吗?」见张维纯不以为意,花雯芸也不强求,瞧了一眼冯可依,似乎没见过,便换了一个话题。

  「是我带来的,怎么说呢!她不是我的女人,是一个大老板的新婚妻子,特别喜欢被我玩弄,今晚是我第三次带她到这里,以母狗梦的身份玩羞耻的暴露游戏。」张维纯洋洋得意地说着,大有炫耀的意思。

  「张部长,你可真是艳福不浅啊!这个女孩儿又年轻又漂亮,还是个有地位的贵夫人,而且特别敏感,你们男人最喜欢这样的艳遇吧!咯咯……她的身材真好啊!」花雯芸仔细打量着冯可依,由衷地感叹道。

  「呵呵……拿不出手的我也不好意思往这里带啊,除了脸蛋和身材,我最喜欢的还是她的淫荡,尤其是她发骚时哼出的呻吟声,简直令人受不了,花院长,你听!」张维纯突然加快了律动的速度,手指飞快地抬起、落下,激出一股股爱液。

  「啊啊……啊啊……」在张维纯粗暴的动作下,冯可依情不自禁地张开嘴,哼出一串串如泣如诉、腻柔娇媚的呻吟声。

  「咯咯……的确是很诱人啊!难怪你会受不了,张部长,让我也来感受一下吧?」仿佛在共享一件新奇的玩具似的,待张维纯把手指拔出来,花雯芸便迫不及待地抚上冯可依的阴户,轻轻扯动着穿在阴唇上的银环。

  「咦!」花雯芸发出一声疑惑的声音。

  声音不大,却令冯可依肝胆欲裂,她在心中拼命地祈祷道,啊啊……不要摸了,花院长,求求你,快点走吧!千万别认出我,千万别……

  「你……你是可依?」相貌完全不同,可身体还有阴户上下流的饰件却一模一样,花雯芸无法相信这个被张维纯带来的女孩儿是冯可依,便试探地问道。
  呀啊!她认出我来了,不要……冯可依拼命地摇头,坚决否认。

  「咯咯……原来化妆了啊!差点让你骗过去了,不过,这里早上刚见过,不会错的,你就是可依。」花雯芸细细打量着眼前不住颤动的阴户和上面的银环,得意地笑了起来,确信这个女孩儿就是早上她刚给做过诊察和阴户脱毛处理的冯可依。

  「哈哈……哈哈……不愧是专业人士,哪怕容貌变了,只是看一眼身体就认出来了,花院长,你的眼睛很毒啊!」张维纯也发出一阵大笑,毫不介意冯可依的真实身份曝光。

  「可依,早上我邀请你过来玩,你说不方便,拒绝了我,原来是想和张部长一起啊!」花雯芸咬牙切齿地说着,流露出一股酸意。

  「什么!花院长,你早就知道我们公司的可依有这种变态的性趣,而且还打算带她到这里玩。哎呀!真是丢脸丢大了,没有比这更羞耻的了,我们特别行动小组一直承蒙名流美容院的信任和照顾,可是,小组里竟然有这么品行不端的女人,还惊扰到了你,实在抱歉。」张维纯做出一副惭愧无比的样子,唉声叹气不断。

  「话不能这么说,可依在工作中的表现无可挑剔,可以说,是她顶起了特别行动小组,工作是工作,生活是生活,不能混为一谈,工作以外的时间,可依无论做什么都是她的自由。至于背叛老公、红杏出墙啦!持有变态的性趣啦!只是可依放浪的生活态度,那是她自己的事,我们没有权利要求她什么。你说是吗?
  张部长?「花雯芸白了张维纯一眼,语气冷厉,脸上的表情冷若冰霜。
  冯可依心中颇不是滋味,既有花雯芸为自己辩解的暖意,又有她误解自己的委屈和讥讽自己的心伤。而张维纯听了花雯芸的话后,收起了虚假的表情,不无尴尬地干笑着。

  「张部长,你别介意啊!我这个人说话直来直去惯了,其实可依有这样的性趣,我很早就发现了,在她做体验美容的时候,我给她按摩,没按几下就湿了,可依,是吧!」意识到自己的语气不大好,花雯芸冲张维纯歉意地笑笑,然后,紧紧盯着冯可依那张忽红忽青的脸。

  「啊啊……花院长,求求你,不要说了……」实在是忍受不住那份在心中奔腾的羞耻了,冯可依情不自禁地向花雯芸求饶。

  「咯咯……果真是你,可依,你求饶的声音还是那么楚楚可怜啊!」花雯芸开心地笑起来,眼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不,不是,你搞错了,我……我是梦。」冯可依拼命地扭过脸,躲避着花雯芸的视线,同时,故意压低嗓子,还在企图伪装。

  「可依,我知道你在这里用梦来享受暴露的快感,以前不是也干过这样的事吗!比如莉莎。」花雯芸笑吟吟地反唇相讥。

  「不是,不是那样的。」冯可依还在嘴硬,但是声音越来越小。

  「哈哈……花院长,莉莎在这儿呢!」张维纯把被他放在旁边的假人莉莎抱起来,扯掉脸上的面罩,给花雯芸看。

  「哇啊……做得很逼真啊!简直和真人一模一样。」花雯芸瞪大了美丽的眼睛,出神地看着。

  「尺寸完全是真人的尺寸,不仔细看的话,足以以假乱真。不久前,可依不是辞去了在这里做午夜女招待的工作吗!理由呢!现在听起来很好笑,不想再做对不起老公的事了。她这突然一走,客人们很不适应,再没有那么淫荡的小女仆脱衣服,展现下流的身体、羞耻的姿势供他们作乐了,于是,雅妈妈只好委托玩偶师做一个与她一模一样的假人,以解客人们的相思之情。」

  张维纯把玩偶莉莎诞生的过程娓娓地讲述出来。

  「原来是这么回事啊!可依在这里玩乐,用莉莎的假名我倒是知道,不过,哼哼……做午夜女招待,扮演淫荡的小女仆,我是毫不知情。可依,我对你那么好,没想到你一直瞒着我,做出了那么多事。」花雯芸又开始恨得磨牙,一副怨气冲天的样子。

  花院长,对不起……我不想瞒着你的,可是那么羞耻的事,我实在开不了口啊……想起花雯芸对自己的好,冯可依不禁一阵羞惭,在心里不停道歉着。
  「这么说,可依以梦的身份重返月光俱乐部是张部长的功劳了。你们两人是怎么在一起的,想必有一段故事吧!我不想窥探别人的隐私,不过,张部长,可依肛门里的肛门塞是你插进去的吧?」花雯芸把眼睛停留在从冯可依的臀沟露出来的肛门塞上,声音平缓地问道,看起来很冷静,其实却在压抑着巨大的怒火。
  「呵呵……我要求她每天早上洗净肛门后戴上肛门塞,可依非常听话,每天都自己想着戴,根本不用我嘱咐,所以嘛!这个肛门塞不是我插进去的,是她自己的意愿。」

  瞧着张维纯一脸得意的样子,花雯芸大怒,实在无法理解冯可依为什么放弃自己,而找这个肥猪一样的男人做为性伴侣,一起享受SM的快乐。心里很想把他打成猪头,不过张维纯毕竟是合作项目的负责人,不好对其太过,花雯芸只好把怒火发泄到冯可依身上,一边冷冷地笑着,盯着又是阴环、又是肛门塞、看起来非常下流的下身,一边把食指插进满是爱液的阴道深处,粗暴地律动起来。
  「啊啊……啊啊……花院长,饶了我吧!不要那么看我,啊啊……求求你,轻……轻一点,我……我好痛。」

  冯可依情不自禁地呻吟出来,脸颊重新变得潮红,露出看不出来是痛苦还是愉悦的表情,不住扭动着身子,发出声声绵软柔腻的求饶声。

  「可依,就算花院长饶了你,我也不会轻易放过你。」声音的主人是田野,与花雯芸结伴而来,一直站在后面,倾听着花雯芸和张维纯的对话,不时用充满兽欲的目光看向躺在吧台上的冯可依。

  「呀啊……田主任,不要看,不要看我,求您了……」一听又有人加入进来了,而且还是认识的田野,冯可依更加惊魂,忙不迭地恳求着。

  「嘿嘿……在诊察室里我是一名医生,有我的职业操守,不能做什么,面对可依你这么淫荡的女人,我可是拼尽全力才顶住了诱惑啊!可是,在这里,我不再是医生了,而是一个来寻欢作乐、纵情声色的男人,你说不要我看,怎么可能呢!我不仅要看个够,还要摸个够!」田野一边说,一边把手向冯可依的股间探去。

  「可依,从第一天给你诊察,我就发现你非常敏感、非常淫荡,有着暴露的性趣,可我没想到你竟然会这么变态,哈哈……」田野向花雯芸微微一笑,也伸出食指,顺着花雯芸纤细的手指插进冯可依的阴道里,保持着共同的频率,一起律动,一起激打爱液,发出一阵下流的「咕叽咕叽」声。

  「田主任,你也喜欢和可依做这样的事吗?」不知什么时候,花雯芸竟然和田野主任牵起了手,两只大小不一的食指并拢在一起,像一个整体那样玩弄着冯可依的阴户,同时,还很亲昵地聊着有关冯可依的话题。

  「和你一样喜欢,不过,因为她是我的患者,多多少少有些尴尬。」话是那么说,可在冯可依的阴道里快速律动的手指一点也看不出尴尬,有的只是兴奋和狂喜。

  「完全没有必要啊!你看,可依又是隐瞒身份又是化妆遮脸,还不是想在这里做那些羞耻下流的事情来获取暴露的快感吗!她就是一个谎话连篇的变态,必须得到惩罚。而且,田主任你可是医生啊!不能放任可依不管,她想要羞耻的快感,那你就给她羞耻,让她满足,这不也是治疗暴露狂的一种手段吗?」 花雯芸一个劲地鼓动田野,不时瞟向冯可依的眼眸里射出一丝冷酷的光芒。

  「哈哈……也不是不能那么说,哈哈……」田野开怀地裂开嘴,与花雯芸对视一笑,露出了会意的笑容。

  「那么,就只好麻烦田野主任给可依治疗了。」随后,花雯芸又对张维纯说道:「张部长,我们开了一间VIP包房,把可依带过去一起玩怎么样?我想只要你同意,人多一些,可依也会喜欢的。」

  「呵呵……没问题,我正求之不得呢!」张维纯连忙点头答应,脸上浮出兴奋的淫笑。

  「那我们现在就过去吧!可依,不,咯咯……我都忘了,你现在是梦。」花雯芸把手指从冯可依的阴户里拔出来,然后一把抓住与冯可依颈间狗项圈相连的狗链,用力一扯,把她拉起来。

  「呀啊……不要,不要……我不想去!啊啊……啊啊……花院长,田主任,张部长,求求你们了,饶了我吧……」冯可依发出凄惨的叫声,拼命恳求着,可柔弱的身躯还是被花雯芸拉下了吧台,伏倒在地上。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评论加载中..